看看头条

明天取消漫游费:消费者操心之路还有多长?

文/马进彪

日前,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宣布自2017年9月1日起全面取消手机用户国内长途费和漫游费(不含港澳台地区),比原计划的10月1日提前一个月完成。此次全面取消手机用户国内电话长途通话费和漫游通话费,用户无需申请、自动生效。工信部《2017年1-7月份通信业经济运行情况》显示,7月底三大运营商移动电话用户达到13.7亿户,移动宽带(3G/4G)用户达到10.6亿户,占比77.4%。(新京报8月31日)

明天取消漫游费:消费者操心之路还有多长?

关于取消国内长途费和漫游费,大三运营商终于从“犹抱琵琶半遮面”走向“千呼万唤始出来”,这其中有着太多的曲折,但这并不是运营商的曲折,而是消费者对于各种资费在自己心目中的跌宕起伏。关于长途费和漫游费这场运营商与消费者旷日持久的口舌之战,三大运营商一直处于攻守同盟的绝对强势地位,一会说成本太高不存在降低的空间,一会又说入不敷出,降低资费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这些说辞,让消费者们“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如坠入迷雾中,竟然无言以对。但对于这样的说法,他们有时却在不经意间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明天取消漫游费:消费者操心之路还有多长?

从三大运营商组织的业界论坛上的表述就可看清楚到真实的一面:三大运营商老总级别的人都肯定地表达过,说他们的技术已经达到世界领先的程度,而且还重点说过设备的成本早已被13亿人的市场使用规模所摊平的情况。如果说,非要让人判断这话到底是真还是假,那人们一定判断为真,因为这些话是在没有市场压力下说出的,而且,也是一种业界圈子内的自由表达,当然,也更是一种无忧无虑的亮家底。

明天取消漫游费:消费者操心之路还有多长?

因此,人们相信这业界圈子论坛上讲的是绝对真话。而对于消费者来说,这样的真话,会使人想起平时三大运营商那些关于资费的攻守同盟之辞,如果回放所有的攻守同盟之辞,就会发现,他们每一次与消费者的口舌之战,都是一次充满奥妙的“魔幻现实主义”演讲。

记得在前年两会期间的时候,有很多代表提出了通信资费过高的问题,而三大运营商对于这样的问题,反映也确实很神速,几乎是以“秒答”的速度回复了代表们提出的问题,但回复的核心内容却是他们经营中的诸多“无奈”,如,设备成本太高、目前技术还不能支持等说辞,这有些让人无言以对。

然而,等到去年两会代表替消费者们提出资费过高问题的时候,这些老总们却又抛也了那么多与业界论坛相矛盾的说辞,那么,这些说辞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答案其实很容易判断,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只不过是因为三大运营商有着绝对话语权,这会使他们随意并任性地给出截然不同的说辞,想怎么喷,就怎么喷,横竖都是个永不过时的段子手。

三大运营商,天生就擅长“魔幻现实主义”的演讲,他们演讲的每一个脚本,都经过了精心的策划,每一句台词,都有着深度的侵淫,左右逢源是他们与生俱来的强项,虚无缥缈是他们只争朝夕的目标,错位解构是他们始终如一的法术,当然最根本的宗旨,就是把所有的人弄晕,弄醉,一定要做到“众人皆醉我独醒”。他们每一次与消费者的口舌之战,其实都是想表达精心安排过的“此中有真意”,而对于消费者来说,并不知道大数据的真实情况,因而也就只能“欲辩已忘言”了。

三大运营商掌握着绝对的流量资源,对他们来说,也就等于掌握着绝对的话语权。在手机流量越来越成为家常菜的时候,人们感到了生活的便利,不管到哪个地方旅游,一部智能手机就可以完成所有的相关网上服务预约,这使人们提高了诸多方面的效率,应当说,“手机+量流”这道家常菜,就是这个时代的一种生活方式。

然而,这道家常菜并不完全好吃,因为它也会使人们产生很多心理纠结,其中最令人牙碜的就是本地流量和全国流量的不易判断。在一些套餐中,既有本地流量也有全国流量,而人们外出旅游的时间,并不是固定不变的,越来越多的人更喜欢抓住临时出现的空位时间来个“说走就走的旅游”。但这时,套餐中的全国流量还剩余多少,就这个惹人心烦的事,因为对于这样的“套餐”,谁都无法弄清其中的“奥秘”,搞不好就已经超量使用了,而为此却要付出最高的单价成本。

但这对于三大运营商来说,就是天空飘过五个字:那都不是事。他们可以把放出的屁,说成是不小心打了个嗝,也可以将打出的嗝,说成是倒立时放了个屁,对他们来说,上下颠倒了根本没关系,不管在上位的还是下位的,只不过是喷出了一股气而已。与此同时,他们可以把“扯蛋”说成是因为走路的速度太快,也可以把“扯蛋”说成是政策的裤子给的不合适,当然,还可以说,蛋就是用来扯的,不扯,蛋就失了存在的意义。

总之,他们的手和嘴都不会闲着,手上扯着什么,嘴上就含着什么,下位就喷着什么,这就是三位一体,他们绝对的话语权,将爱和恨全都操纵在自己手里,一切都由他们的嘴说了算,即使这样,也还要时不长地出来卖个乖,说什么挥泪大跳楼之类的赔本之辞。

不过,在两会之后,三大运营商也确实做出了流量资费的某些调整,并订制了很多花里胡哨的套餐,但对于这样的套餐,没人能看明白,因为其中有太多的弯弯绕,即使是个江湖老炮,也会被烧坏了脑子,也会被绕得找不到东南西北。但三大运营商的套餐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即让人看不明白“套”在哪,也让人看不清楚“餐”在哪。

总而言之,就犹如给猴子吃栗子,从早上四颗晚上三颗,变成了早上三颗晚上四颗,而总数还是原来的七颗。当然也更像是乌鸦请客,将原来的一勺汤,放在了一个扁平的大盘子里,华丽的餐具会让客人为之一震,但喝到的只会更少。

因此,三大运营商推出的所谓“套餐”,不仅是多年来“套路”的变相组合,而且也是“套路”的一种延伸。而三大运营商为何有着绝对的操纵权和绝对的话语权?其实,这个问题并不回答:那就是因为遗传中的垄断基因。因此,若要使三大运营商推出的“套餐”成为真正的套餐,不让其成为朝三暮四的“套路”,那就必须要打破三大运营商已经形成的垄断格局,只有打破垄断,才能还原流量资费的市场属性。

这次,三大运营商同时宣布,9月1日起全面取消手机用户国内长途费和漫游费,这确实是一种进步,但不难看出,这种进步的出现并不是他们心甘情愿之为,而从某种意义上说,只是对两会提问不得不做出的兑现,显然,这并不是市场化的调节结果,而是出于某种市场外因素的公关考量,因此,只要不是市场化调节给出的结果,就意味着消费者今后操心的路还有很长。

|\n|\r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