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头条
当前位置:看看头条 > 旅游 > 正文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东北有个名城,叫哈尔滨,以冰雪和俄罗斯风情闻名全国,城里有条“中央大街”,号称建筑艺术长廊,汇集了文艺复兴、巴洛克等多种风格的历史建筑,年年月月游人络绎不绝。

可你要在大街上叫个游客,问他哈尔滨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西式建筑?大概什么时候建的?或者哈尔滨这个城市怎么来的?估计没几个人能回答出来,因为这段历史在我们的课本里是缺失的。

在东北,太多城市都像哈尔滨一样有大量的俄式建筑,这些建筑主要分布在一条叫做“中东铁路”的铁路沿线,它呈“T”字型,“T”上那一横,西起内蒙边贸小城满洲里,一路向东经哈尔滨至黑龙江东部边境绥芬河,下面那一竖,由哈尔滨向南经长春、沈阳直达大连。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第一次接触这些遗迹是在前年偶然路过昂昂溪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大片荒废的俄式小别墅。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些建筑背后的历史,回来查资料,感觉之前错过了一整个世界。身边有这么多丰富漂亮又具有历史意义的遗迹,我竟一无所知。所以在今年春天,我踏上中东铁路之旅,从满洲里到绥芬河,去寻找那些历史的遗存,去看看曾经因铁路而诞生的小城,现在怎么样了。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一面坡

【一面坡面粉厂】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扎兰屯

【扎兰屯吊桥】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为什么这条铁路沿线会有俄式建筑呢?那要从这条铁路的历史说起了。

中东铁路是中国东省铁路的简称。19世纪末,沙皇俄国为了开发远东地区,计划修一条横穿东西的铁路,不过由于中国东北地区的阻隔,铁路要绕一圈才能到达东部的起点海参崴。俄国人想,要是能从中国直接穿过去就好了。当然放到现在是不敢这么想的,不过那时羸弱的中国如待宰的羔羊,再加上刚经历了甲午战争的失败,眼看着日本人就要打进来,所以在俄国人提出从东北修条铁路过境的时候,慈禧老佛爷就答应了。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计划穿越中国的西伯利亚大铁路】

沙俄当初的目的是寄希望于中东铁路占领东北,铁路修建期间大量工程技术人员、管理人员、铁路职工及其家属移民至铁路各站点,一个个小城相继出现,包括哈尔滨、长春、大连、满洲里、海拉尔、扎兰屯、牡丹江等等。十月革命之后,又有大量沙皇贵族和犹太人涌入中国境内,中东铁路沿线成了他们的逃亡定居点。这些俄国人为中东铁路沿线留下了丰富多样的俄式风格建筑,包括火车站、教堂、铁路职工宿舍、警察局、俱乐部等等。如今这些建筑被统称为中东铁路建筑群,作为国家物质文化遗产得以保护,也成为了铁路沿线很多小城的宝贵财富。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横道河子

【横道河子木制东正教堂】

除了沙俄,日本也一直在觊觎东北。甲午战争后,清政府正是担心日本吞并中国东北地区,才同意沙俄修建铁路,想以此来牵制日本。不过日本膨胀的野心已经不受控制,在中东铁路未完工之前,日本就预谋与沙俄争夺东北。终于在1904年2月,日俄战争爆发。战争最后以沙俄交出长春以南的中东铁路管辖权而结束。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从此中东铁路被分成了两部分,“T”字形上面的一横归俄国,下面那一竖被日本接管,并被改名为“南满铁路”,铁路的轨距也由1520毫米的俄制宽轨调为日制1067毫米窄轨。这场战争后,中东铁路被抹上了日本的印记。到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军占领东北全境,整条铁路线全部落到了日本人手里,俄国人开始退出这个舞台。伪满时期日本人将这条铁路改称满洲铁路,铁路沿线开始出现日本近现代风格建筑。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博克图

【伪满洲国时期的博克图警察署】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这条铁路,一方面是中国近代屈辱的被侵略殖民历史的见证,一方面又极大的促进了东北地区的工业文明进程。建国初期,正是靠着日俄侵占时期的工业基础,新中国才将工业基地确立在了东北。直到现在,东北主要的经济产出还是延着这条铁路线,如今已通车或正在修建的哈齐,哈牡,绥满,哈大高铁,依然延续着这个格局。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绿皮车】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哈尔滨

【哈尔滨高铁站】

一百年前诞生的那些小城们,在历史的大潮中,几经风雨,有的发展成了拥有几百万人口的大城市,有的成了边境商贸重镇,有的依靠铁路遗产成为旅游名城,有的没把握住时代的脉搏渐渐衰落,有的因为失去了曾经的交通优势而人去楼空。由于种种原因,铁路沿线很多城镇的历史建筑已经被拆除,除了哈尔滨,仅有横道河子、一面坡、博克图、扎兰屯和昂昂溪等少数几个地方还保存有成片的建筑群。所以,我要趁这些建筑还没有倒塌或者没有被大肆修复,赶紧看上一看。

以下的目的地是按照由西向东顺序排的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游记的标题好像起大了,其实没有到整个东北那么大片啦,这次只是在黑龙江和内蒙东部,可是叫“散落在‘黑蒙’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有点奇怪,所以就扩大了点地域,希望吉辽两省的小伙伴不要介意,我马上就去你们那了。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满洲里

满洲里里作为中国最大的陆路口岸,是靠着边境贸易起家的,又因为别具中蒙俄三国风情,这些年旅游发展的也很好,不过游客去满洲里不是去看中东铁路遗迹的,也没人知道这些东东,他们几乎都是去看国门,逛套娃广场,赏夜景和买俄货的。所以,这些没人看的老古董对于当地来说并没多大意义,以至于它们就在那荒废着,在火车站附近以各自为中心形成了很多大大小小的垃圾堆。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满洲里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满洲里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满洲里

这些搬不走挪不动的老建筑让人很头疼,说壮观不壮观,说漂亮也就一般,游客不会专门为了看这几栋建筑而来,占了市区的好位置,还不能产生经济价值。那边开发商已经把钱准备好,早就觊觎这块地很久了,这边还不能大张旗鼓说拆就拆,要照顾社会舆论。我觉得满洲里现在应该就是这个状况。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满洲里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满洲里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满洲里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满洲里

典型的处理失败案例就是去年爆出的“哈尔滨双城开国上将旧居被拆,区长等11人受处分”,要我说这个事情倒是可以理解。从经济发展方面来看,东北很多小城的地方财政都快揭不开锅了,要真有开发商来投资建设非要用那块土地,总比空着强。从实用角度来看,这些文物确实处于“占着茅坑不拉屎”的状况。从历史文化方面来看,这些文物是宝贵的遗产,是唯一且不可再生的,一旦损毁即将永远失去,所以保护文物刻不容缓,在文物面前,见钱眼开是不行的。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满洲里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满洲里

其实中东铁路沿线大多数城市都是处于这种尴尬的境地,除了横道河子、扎兰屯和绥芬河等少数城市在旅游开发方面做的不错,其它的地方都觉得这些文物是个鸡肋,弃之可惜,留之无用,还占地方。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满洲里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满洲里

满洲里一些老建筑扯上横幅标语,告诉大家要保护文物,看来形势已经不容乐观了。其实最令人为难的是有些建筑里还住着人,这就不仅仅是文物保护的事情了,还涉及到拆迁的问题。我拍这栋建筑的时候就奇怪,为什么要挂个红旗呢?后来想想,哦,原来是这个原因。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满洲里

怎么让这些老建筑重新活过来焕发生机确实是个问题,当然,所有的问题最终都是经济问题,看看北京的四合院老胡同和上海的石库门和洋房,有资本有人才有创意才是根本啊。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免渡河

免渡河最出名的中东铁路遗迹是一个叫做尼古拉耶普卡娅的东正教堂,建于1911年。我这次来就是专门来拍它的。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免渡河

教堂在火车站旁不远,不过是在一个电站里。我到的那天,电站大门紧锁,我以为有后门,所以就绕到了后面,发现后面都是高压电,到处写着“小心有电”之类的标语,吓得我赶紧掉头又赶回前门。

我在门口转悠想怎么进去,旁边的人以为我是小偷或者什么不正经人士,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后来一个大哥问我干啥,我说就想拍个教堂,他说那你翻进去不就得了。我盯着他,不知道该说啥,为什么我没有想到呢?真是在城里装文明人装时间长了,人都变傻了。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免渡河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免渡河

翻进去之后,发现教堂的门和窗都被封死了,墙壁有些破损,不过更有岁月蹉跎的韵味。看到这个被封死的教堂我想起了一个林正英的僵尸电影,具体名字我忘了,讲的是一个西方的吸血鬼被压在一个教堂里,然后还有中国的僵尸,最后师徒三人既要用十字架又要用符来治这两个东西。此时此刻这个教堂就让我觉得里面好像压有一个鬼,二楼的窗户没有封,里面漆黑一团,我总感觉那个鬼在二楼看着我。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免渡河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免渡河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免渡河

在牙克石的时间比较短,所以只在火车站周围转了转,牙克石的火车站很好看,我也不太懂建筑,只知道洋葱顶的是拜占庭式,尖顶的是哥特式,雕刻比较多,比较乱的是巴洛克式,其它就不知道了,牙克石火车站应该是巴洛克式吧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牙克石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牙克石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牙克石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博克图

走在博克图的街头,满城的空置房屋,街上都是关了门的店铺,店铺的招牌要么被风化破碎了,要么就已经陈旧褪了色,路上偶尔经过一辆车或者刮起一阵风就会黄沙漫天、尘土飞扬,居民区的巷子角落里到处堆着无人清理发臭了的垃圾。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博克图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博克图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博克图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博克图

中午的时候,太阳火热无比,镇上的人都回家休息了,只有我一个人还在街上闲逛。博克图遗留的俄式建筑比较分散,说不上哪个角落就有一个黄色带门廊的砖房,或者棕色的木刻楞房屋,这些俄式建筑在低矮的灰色民房中间很显眼,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博克图

可能很少人听说过博克图。但是提起老电影《闪闪的红星》,大家都知道,小英雄潘冬子,大反派胡汉山,电影拍摄的外景地就在博克图,那首著名的《映山红》唱的就是这里,博克图每年春天满山都是映山红。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博克图是大兴安岭通往松嫩平原的咽喉要道,是中东铁路线上的大站。为使铁路穿山绕岭,俄国人修筑了螺旋展线和大兴安岭隧道以及新南沟隧道,所以在沙俄和伪满时期,这里就一直是重军把守的战略要塞。

有很多很多的电视剧在这里取过景。什么《萧红》啊,宋佳演的那个,还有《闯关东》啊,还有徐克的《智取威虎山》啊,还有很多很多,来的明星都数不过来了。除了明星来的多,横道河子这里还是好几个大学和什么乱七八糟艺术院校的实习基地,每年都有成片的学生来这里写生啊,谈恋爱啊之类的。

在镇上遇到一个重庆的大叔,是来修高铁的,他说这里还有个高铁站点。估计高铁开通了,这里要被挤爆了。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绥芬河

绥芬河是这次行程的最后一站,一个非常美好的收尾。

绥芬河是黑龙江东部靠近俄罗斯的边境小城,和西头另一个边贸小城满洲里遥遥呼应,二者都是因为一百年前那条中东铁路而诞生,靠着与俄罗斯的边境贸易起家的,可以说是姐妹城了。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绥芬河

这里保存了很多俄式建筑遗迹,本来我是准备拍完老火车站,俄国日本领事馆之后,当天就离开的,不过吃午饭时无意间的一瞥让我在这多住了一天。我在面馆向外望,发现前面转弯的街角好像香港。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绥芬河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绥芬河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绥芬河

吃完饭我赶紧过去找个角度拍照,越往里面走越觉得这条路有香港的味道。这条街道很窄,两边的楼很高,向远处望去,只能看到一线天,有一种现代繁华都市的感觉。道路两边的商店招牌都是俄文的,大街上也很多金发碧眼的俄罗斯男男女女,这样的异域风情在国内除了几个边境小城,也只有在北上广深才能见到了。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绥芬河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绥芬河

距这里几步远的地方是个菜市场,虽然是一街之隔,但像是两个世界。一面是俄文店铺,俄式列巴房,俄式小商品店,满街的俄罗斯人,是俄罗斯人的天下;一面是麻辣烫,砂锅米线,蔬菜水果摊,拎着小筐逛街的大爷大妈,中国人居住的地方。放在民国,这不就是典型的租界和贫民区嘛,妥妥的殖民地啊。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绥芬河

一百年前,绥芬河作为中东铁路的东部起点,某种意义上算是沙俄的殖民地,市中心繁华地带是俄国人的居所,边远郊外才是中国人的地方,就像当时的哈尔滨,以中央大街为界,道理是俄国人的,道外才是中国人待的。时过境迁,如今虽然市中心都是俄文俄罗斯人,但是钱都赚进了中国人的口袋。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绥芬河

这里的俄罗斯人虽然多,不过和中国人交流似乎不那么密切。有个现象很有意思。晚上的时候,中心广场上,有一伙拔河的,加油声震天动地,吸引了很多围观人群。我也跑过去了。大家看得不亦乐乎。可是路上的俄罗斯人却不为所动,没有参与到中国人的热闹里,仍然是行色匆匆的赶路。两幅脸孔的两个族群总感觉有着一个无形的障碍在中间阻隔着。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绥芬河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绥芬河

夜晚,蓝绿色的灯箱招牌使街道布上了一层冷色调,一头金发叼着烟的俄罗斯大妈挎着小包穿行于其中,多么美丽的场景,多么动人的画面,我想拍却不敢拍,怕人家骂我是流氓。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绥芬河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绥芬河

在市中心不远处有一个公园,可以看到绥芬河市的全景。这是一座山城,某个角度还有点像重庆。

日落时分,云彩一点点变红,游人在湖中心划着小船,太阳缓缓下落,月亮慢慢升起。

我的中东铁路行程告一段落了。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绥芬河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绥芬河

中东铁路这个线路其实算不上是旅游景点,因为它的景观没有那么漂亮,分布也不集中,开发和保护也不是很好,大部分老建筑都处于闲置荒废状态,有的还是在荒郊野外的杂草堆里,不费一点力气都找不到。不过对于一个喜欢人文、历史、文化或者是建筑的小伙伴来说,这是一条非常棒的线路,值得一走。

但最好是一个人

因为需要观察和感受。只有一个人,才能细细地体会到周遭的事物。走这条线路需要心思敏感,多去观察,这样才能体会到东北那段辉煌与屈辱伴生的历史和趋向衰败的现在以及不知所措的未来。

另外,这条线路比较艰苦,枯燥和无聊,很多时候都是在小城荒芜落败的区域,到处都是关了门的店铺和厂房,走一天都遇不到几个年轻人,只有老人在乘凉,没有什么好条件。多人旅行的话,只要其中一个人半途终结,都会影响你的计划。

最后,祝小伙伴能看到自己想看到的。

复制转发: 东北之行,散落在东北小城里的那些俄式废墟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