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头条
当前位置:看看头条 > 历史 > 正文

土匪在哪里(民间故事)

土匪在哪里(民间故事)

搜山

明朝万历年间,陕北莽头山出了一伙诡异的土匪,这伙土匪不仅凶悍,而且来无踪去无影。据说土匪首领牛黑子会妖术,他念动咒语时能让上万喽瞬间遁形。

宜川县紧挨着莽头山,牛黑子一伙经常袭击那儿。宜川兵微将寡,打不过牛黑子,知县梁荣便向延安府求救。延安府几次派重兵去莽头山围剿,都因找不到土匪无果而终。无奈之下,梁荣只好招募本县壮丁,组建了一支五千人的民团。这法子很管用,民团虽不能消灭土匪,却可固守城池,保宜川平安。

朝廷怕牛黑子一伙发展壮大,就派大将军杨定国出马,领兵去莽头山剿匪。这杨定国南征北战几十年,屡立奇功威震四方。

来到宜川后,杨定国发现当地民团毫无战斗力,便向梁荣询问民团的训练情况。梁荣说团丁们都是庄稼汉出身,所以操练了两年多,各方面还是没法跟官军比。听了这话,杨定国捻着胡须,好半天没吭声。

次日一早,杨定国让梁荣做向导,亲自率领大军杀向莽头山。为了搜索土匪行踪,杨定国还带了三只嗅觉灵敏的猎狗。

莽头山绵延数百里,再加上林木茂盛,想找出精心躲藏的流寇确实很难。关键时刻,那些猎狗派上了大用场。

临近中午,三只猎狗突然伸长脖子,冲北面的一座山岗狂吠不止。杨定国放眼望去,见山岗上旌旗林立人头攒动,很显然,土匪们就在那儿。杨定国大喜,立刻率军朝山岗猛扑。可是,等官兵爬上山岗,却连根土匪毛都没逮到。咦,满山的土匪,一下子跑到哪里去了呢?正当杨定国困惑不已时,三只猎狗又冲西面的山岗狂吠起来,原来,土匪们在那儿出现了。官兵只得掉转方向,朝西面山岗进攻。可赶到那儿才发现,土匪们又神秘失踪了!见此光景,杨定国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

杨定国不信妖术之说,他怀疑牛黑子故意跟官兵玩捉迷藏。于是,杨定国下令,让三只猎狗从三个方向搜索土匪的足迹。

没过多久,其中一只猎狗嗅出了土匪的气味,杨定国率军跟着猎狗一路猛追。途中官兵发现许多丢弃的刀枪和粮草,还有不少新鲜的马粪,这说明牛黑子一伙正在转移。杨定国命令官兵加快步伐,务必在天黑前把土匪撵上。

然而,追了约摸百余里,土匪的痕迹突然消失,仿佛瞬间蒸发了一般。就在这当儿,猎狗忽然停住,它们毛发直竖,一边狂吠一边往后退。瞧这样子,好像前面有可怕的瘟神。养狗的军士再三呵斥,但猎狗们仍夹紧尾巴不肯前进。杨定国仔细观察四周,并没发现任何异样。奇怪,这是咋回事呢?

此时,梁荣在一旁提醒道:“听说牛黑子会遁形术,这是土匪们神出鬼没的原因。”

杨定国凝神细想,然后在猎狗开始退缩的地方蹲下身,抓起了一把泥土。他把泥土凑到鼻间嗅了嗅,顿时双眉紧锁。

略一思忖后杨定国下令:“停止追击,全军返回!”

盘问

回到宜川城,杨定国拿出一把土匪丢弃的战刀,对养狗的军士悄悄吩咐了几句。那军士接过战刀,先让猎犬嗅了嗅,然后牵着它出去了。

掌灯时分,养狗的军士回来了,他兴奋地向杨定国禀报:“果不出将军所料,那人就住在本县……”

杨定国点点头,嘱咐养狗的军士不要声张。

当晚,梁荣在县衙设宴慰劳杨定国。酒过三巡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虎啸,震得窗户纸瑟瑟发抖。

杨定国吃了一惊,冲梁荣疑惑地问:“县城里咋会有虎啸?”

梁荣赶忙解释:“猎户张大贵捕获了一只老虎,下官想用虎皮做身袍子,就花钱买下了这只虎。因为眼下老虎还比较瘦,毛皮不够光鲜,我暂时把它养起来,打算等养肥些再杀。”

杨定国听完,呵呵笑道:“我整整二十年没看见活老虎了,等会儿要好好去观赏一番。”

饭后,杨定国请梁荣带路,兴冲冲来到了虎笼前。铁笼里关着一只健硕的大老虎,它静静地趴在干草上,冲着杨定国等人虎视眈眈。

杨定国绕铁笼转了一圈,然后问梁荣:“梁知县,可否想想办法,让老虎站起来?”

梁荣找来饲养老虎的仆人,将杨定国的意思告诉了他。那仆人立即提来一只活兔,挂在铁笼的栅栏上。兔子惊恐的挣扎引起了老虎的食欲,它腾地站了起来。这当儿,杨定国仔细打量老虎趴过的地方,等到看清时,他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随后,杨定国对梁荣说:“再过半个时辰,请你到我那儿去,咱们商量下一步剿匪方案。”

梁荣如约来到杨定国的行辕,刚跨进门槛,侍卫就“砰”一声把大门关上了。与此同时,杨定国冲两边大喝一声:“来啊,把牛黑子拿下!”

话音刚落,几个侍卫一拥而上,把梁荣摁翻在地,捆了个结结实实。

梁荣惊得目瞪口呆,直着脖子问:“杨将军,这是干什么?梁某乃朝廷命官,咋变成了匪首牛黑子?”

杨定国冷笑道:“莽头山那支神出鬼没的土匪,压根就不存在,宜川城也没真正受到劫掠,这一切都是你梁知县凭空捏造的!”

接着,杨定国说出了自己看破假象的经过。

无奈

来到宜川后,杨定国凭经验看出,民团没受过啥训练,也不像经常参加守城战斗。与此同时他又发现,城外的庄稼长势良好,这说明团丁们一直在干农活,否则宜川的田地会因缺少五千壮劳力而荒芜。

既然民团毫无战斗力,那梁荣靠什么保卫宜川城呢?经过暗访杨定国得知:土匪很少来攻城,来的时候都是在夜里,人数也不多,胡乱叫喊一阵就退走……由此可见,土匪在跟梁荣演双簧。为何要演双簧呢?杨定国一时没想明白。

去莽头山搜山时,杨定国觉得土匪们在装神弄鬼,沿途见到的刀枪和新鲜马粪,也像是他们故意留下的。为了弄清猎狗退缩的原因,杨定国从地上抓了一把泥土仔细闻,凭借早年当猎户的经验,他断定泥土里洒了老虎尿。猎狗是害怕兽中之王,所以不肯继续往前追。

把种种怪象凑到一起,杨定国怀疑梁荣在贼喊捉贼,那支神出鬼没的土匪,很可能是他故意派人伪装的。为证实自己的猜测,回城后杨定国让军士牵着猎狗去搜索,果然发现丢弃战刀的那个“土匪”就住在宜川城。晚宴时听到虎啸,杨定国借故去虎笼前查看,见笼内的干草上没有任何虎尿的痕迹。随后杨定国又提审养虎人,得知虎尿全被梁荣悄悄弄走了……至此,杨定国断定梁荣在背后捣鬼,莽头山上根本就没有土匪!讲到这儿,杨定国冲梁荣挖苦道:“若牛黑子真有其人,那定是梁大人无疑,因为你才是这支土匪真正的首领。”

见秘密被识破,梁荣长叹一声说:“哎,下官这么做,全是为了救宜川百姓啊!”杨定国没搭腔,示意梁荣继续往下讲。梁荣又叹了口气,解释道:“事情还得从三年前说起……”

三年前宜川大旱,庄稼十成只收了两成,但朝廷不管这些,仍像往常一样征粮征税。宜川百姓苦不堪言,卖儿卖女、上吊投井的不计其数。梁荣忧心如焚,挖空心思琢磨拯救百姓的办法,最后他终于想出一条妙计。

梁荣悄悄找来一些人,让他们到莽头山扮演土匪。为了把戏唱足,梁知县还杜撰了一个会妖术的牛黑子,作为土匪首领。没过多久,土匪们开始频频“劫掠”宜川城。梁荣不断向朝廷告急,说匪患十分严重。朝廷对旱灾无动于衷,但对匪患非常重视,当即命延安府出兵围剿。可是,官兵在莽头山折腾了小半年,始终没找到土匪主力。在这种情况下,梁荣组建了民团。根据明朝法律,团丁可免交钱粮,战区亦可解除徭役,这么一来,宜川百姓的税赋大大减轻。

讲完这些,梁荣扑通一声跪到地上,向杨定国恳求道:“假冒土匪系我一人策划,我愿承担全部罪责,请杨将军饶过宜川百姓!”

告捷

杨定国一把扶起梁荣,亲自为他松绑。随后,杨定国动情地说:“梁知县舍身为民,令人敬佩,为此杨某愿竭尽所能,和你一起把这场剿匪大戏演完!”

梁荣又惊又喜,抱拳说道:“请将军明示,下一步戏该怎么演?”

杨定国道出了下一步打算:继续去莽头山剿匪,把“牛黑子”一伙彻底肃清,这样自己可以胜利班师,梁荣等人也能全身而退。梁荣听了连连叫好。

这时,杨定国忽然话锋一转说:“瞒上不瞒下,要想计划圆满成功,还得花些银子堵住将士们的嘴,这笔银子请梁知县想想办法。”

梁荣试探着问:“需要多少银两?”

杨定国伸出两根指头晃了晃:“至少二万两。”

梁荣急得直搓手,哀叹道:“宜川百姓刚从旱灾中缓过劲来,眼下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银子。”

见梁荣为难,杨定国爽快地说:“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宣川百姓如此穷苦,这笔银子就由我来想办法。不过,到时需要梁知县配合一下……”

说着,杨定国凑近梁荣耳语了一番。

当天晚上,杨定国给万历皇帝写了一道奏章,说莽头山土匪人数众多,彻底肃清需要半年时间。目前军中粮草只够维持两个月,请朝廷增拨补给。

不久,大批粮草陆续运到了宜川城。梁荣设法把这些粮草悄悄卖掉,所得银两悉数犒赏杨定国的军队。

一天深夜,剿匪大军的粮仓突然起火,转眼烧成了熊熊火海。经过追查,火灾系老鼠碰翻灯盏引发,就这样,上万担子虚乌有的粮草化成了灰烬。杨定国一边上表向朝廷请罪,一边率兵再次进入莽头山。

费尽周折,官兵终于发现了土匪主力,将他们彻底剿灭。“牛黑子”走投无路,最后跳崖自杀,摔得面目全非。杨定国凯旋还朝,梁荣率百姓送了一程又一程。莽头山大捷,皇帝非常高兴,他不仅没追究军粮被焚的责任,还重赏了杨定国。

梁荣和宜川百姓躲过劫难,大家长舒了一口气。只是,若下次再遇上干旱,又该拿什么去交皇粮国税呢?哎,天灾固然可怕,但暴政更令人恐惧!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