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头条
当前位置:看看头条 > 社会 > 正文

10年前日记:绵阳医生从炼狱般的北川中学出来后向谭力报告了灾情

10年前日记:绵阳医生从炼狱般的北川中学出来后向谭力报告了灾情

首支6人“医疗敢死队”5月12日20时左右进入北川。这是大地震发生后,最早进入北川的外来救援力量。

上图:“医疗敢死队”成员——绵阳市中心医院医生范宇5月13日凌晨6点25分手机拍摄的北川中学的惨境(说明:勒克儿

首支“医疗敢死队”进入北川前后(上)

地震发生绵阳城区有惊无险

地震发生前,绵阳市中心医院所有的科室像往常一样都在紧张地忙碌中。5楼住院部脊柱外科主任崔易坤正走上楼廊去看望刚刚做完手术的一位病人;门诊大楼1楼急诊室,急诊科副主任吕汝琦在正筹备一台手术。但14:28分,一切都改变了——住院部大楼摇,门诊大楼晃……

“地震!快!疏散病人!”急诊科主任刘纪宁和吕汝琦同时冲到过道高喊。很快,大厅看病的群众奔出大厅到外边广场,病人被医护人员迅速搀扶到大门外。此时,地震更加剧烈,好像 天塌地陷,站立都很困难。“还有人在输液室,快救救他!”不知谁高声喊到。已经到大厅外的刘、吕闻言快速冲到急诊输液室。见一位老大爷神色惊慌,脸色苍白,手脚颤抖,刘、吕搀扶着他迅速离开,而此时门诊大厅的柱子仍在抖动,天花板还在哗啦啦地响……

很快,有消息说,绵阳的剧烈晃动是汶川大地震。7.6级,不过,绵阳城区有惊无险。

10年前日记:绵阳医生从炼狱般的北川中学出来后向谭力报告了灾情

绵阳市中心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吕汝琦接受采访(勒克儿 摄)

险情类推 严重低估北川灾情

5月12日下午三四点过,从安县过来的人带来“北川地震受损情况可能比绵阳严重”的消息。

余震还在发生。此时伤病员已挤满了绵阳市中心医院门诊大厅和大厅外的健康广场,而伤员还在源源不断地送来,通往绵阳市中心医院街道路口,已经暂时交通管制,只允许救护车辆通过。

5月12日17点40分,崔易坤、吕汝琦骤然分别接到院长王东指示,立即组建一支医疗队奔赴北川。临行前,王东指示崔、吕:此行任务是指导和协助北川人民医院救治伤病员。

因为绵阳城区有惊无险,北川北川距离绵阳市区仅68公里。许是“险情类推”,没有人对北川灾情有准确估计。因此,绵阳市中心医院虽派医疗队,但任务仅仅是“指导和协助”。

医疗队一行11人暂时组建,他们是崔易坤、吕汝琦、张进、王才宏、王伯通、范宇、刘文、张伟、成刚和叶楠,以及王伯通的实习生—一个来自成都医学院的学生龙成云。医生分别来自骨科、神经外科、普外科、泌尿科、胸科和急诊科,医疗队分为两小队,崔易坤、吕汝琦各带一队。因为任务是“指导和协助”,两个队都没有携带器械和药品。

接近18点,电话响起:立即出发!两辆救护车应急灯一路闪烁,直奔北川。

10年前日记:绵阳医生从炼狱般的北川中学出来后向谭力报告了灾情

绵阳市中心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吕汝琦接受采访(勒克儿 摄)

沿途所见 地震破坏力超出想象

从绵阳到北川,先过安县。车过安县老城安昌镇,道路两旁成片倒塌的房屋,让首次亲眼目睹地震威力的医护人员震动 不已,从车窗看出去,随处可见伤员,扶着走的,躺着的。当到达北川境内擂鼓镇,无数群众瞧见救护车就像瞧见救星一样,拦车请求救治,救护车根本无法前进,混乱中,骤然有人朝救护队塞进一个受伤的四五岁女娃娃,身子一闪,掉头消失在人群中……

“北川遭的很惨,已经被夷为平地,死了很多人……”人群中,一30多岁自称刚从北川县城逃出来的中年男子传达了来自北川地震方面的第一个消息。崔易坤、吕汝琦暗自吃惊,随即决定:一辆车对此地群众简单包扎,但请求“医生要一起前进,不能单独走。”;另一车给群众做解释工作后迅速奔赴北川了解灾情向上级报告。

吕汝琦站在车上喊话:“北川县城有更需要救助的重伤员,我们去晚了,他们很可能丧命,请大家一定要理解……”

场面虽然混乱,但此地的北川受伤群众此时表现了高度理智和忠厚,在期待救治的眼神中,他们很快让出一条道,崔易坤所在的救护车得以率先前行。

至此,由于通讯中断,两车失去联系,崔易坤、吕汝琦各自带队单独作战创造了北川地震救援的两个“第一”。

任家坪站 车灯光束中装满伤员

吕汝琦说,谁也不能肯定前方情况如何,院方只是交代:那里没人款待和帮助,不知道要呆好久,一切靠自己。情况紧急,来不及告诉家人,当时手机已经没有了信号,他们仅仅穿上白大褂就出发了。

在北川擂鼓镇简单处理完路边伤员后,吕汝琦沿着毁损的公路终于在20点左右到了北川任家坪收费站。此时天已黑尽,车灯光束中全是伤员,他们或站,或坐,或躺,惊慌失措,在没有任何人类生产活动的沉寂四野,声声“救命”清楚入耳,让这些见惯生死的医生背心阵阵发麻。

10年前日记:绵阳医生从炼狱般的北川中学出来后向谭力报告了灾情

绵阳市中心医院医生范宇手机拍摄的12日晚任家坪收费站惨境(说明:勒克儿 )

10年前日记:绵阳医生从炼狱般的北川中学出来后向谭力报告了灾情

绵阳市中心医院医生范宇用手机拍摄的12日晚任家坪一带惨境(说明:勒克儿 )

10年前日记:绵阳医生从炼狱般的北川中学出来后向谭力报告了灾情

绵阳市中心医院医生范宇用手机拍摄的12日晚任家坪一带惨境(说明:勒克儿 )

“停车!救人!”吕汝琦下达命令

车灯当时在此地是唯独光源。借助车灯,吕汝琦和队员们一边安慰伤员和家属,一边检伤分类,先重后轻,就地取材,止血、包扎、固定、心肺复苏……

“在任家坪收费站的伤员起码上千人,而我们就6个人(与崔易坤队失去联系)。由于走的时候给的任务就是‘协助当地医院指导抢救伤员’,我们没有带器械和药品……”吕汝琦说,“那么多伤员,没有瞧见县上一个医生,靠我们6个人这样处置绝对要耽搁抢救时间!我内心既焦急又恼火,不知道他们县上头头脑脑在哪里,不知道县医院到底在做什么!人命关天啊……”

吕汝琦当时正在对一个16岁女生做心肺复苏,“很伤心,没有救活她……”

吕汝琦正焦头烂额之时,一个自称从废墟里逃出仅受轻伤的人把吕汝琦悄悄拉在一边:“我是北川县医院的医生,姓陈。县医院……县医院已经全部被埋了……”

吕汝琦闻言一下懵了:“这是真的?这是真的?……”

“不仅我们县医院,县妇幼保健院、县中医院、疾控中心都被埋了……”陈姓医生满脸悲凄。

“你们几个人简直是杯水车薪。只有找指挥部想办法。”在陈姓医生率领下,吕汝琦迅速联系上了设在北川中学一个乒乓球桌上的“北川抗震救灾暂时指挥部”。在这里遇到北川县纪委书记文刚和县人大一个副主任……从北川中学现场伤员口中,吕汝琦这时才知道,除当地33个武警和少量当地民兵外,他们是第一支外地到北川的救援力量。

安县永安 吕汝琦当面向绵阳市委书记谭力报告了北川灾情

在北川中学(北一中)现场,满地是伤员和尸体。从县领导口中,吕汝琦得知北川的灾情比预想中重得何止百倍:县城已经被夷为平地,县上医护人员可能有80%遇难,废墟下不知有多少人需要紧急救援,成千上万的伤病员需要紧急救治;最严重的是:和市上失去一切联系!

吕汝琦和北川县纪委书记文刚商量后决定,由吕汝琦火速将北川的现状和困难立刻传递回绵阳市,要求部队和医院赶紧紧急救援!

10年前日记:绵阳医生从炼狱般的北川中学出来后向谭力报告了灾情

绵阳市中心医院医生范宇手机拍摄的12日晚北一中惨境(说明:勒克儿 )

10年前日记:绵阳医生从炼狱般的北川中学出来后向谭力报告了灾情

绵阳市中心医院医生范宇手机拍摄的12日晚群众在北川中学自救的情形(说明:勒克儿)

10年前日记:绵阳医生从炼狱般的北川中学出来后向谭力报告了灾情

绵阳市中心医院医生范宇用手机拍摄的12日晚北一中惨境(说明:勒克儿 )

10年前日记:绵阳医生从炼狱般的北川中学出来后向谭力报告了灾情

绵阳市中心医院医生范宇手机拍摄的12日晚北一中惨境(说明:勒克儿 )

吕汝琦立即向医疗队的5名医生交代,继续维持等待大规模救护医疗队到来,并最大限度救治和抢救伤员,并叮嘱千万注意自身安全。吕汝琦则带着救护车载着8名重伤员,迅速往绵阳急弛。

5月12日晚21时30分许,车行至安县永安镇,吕汝琦的车被一辆停靠路边的绵阳警车拦下。“当时瞧见周围有好几辆轿车。我对警察说,北川地震遭得很惨,我回市上报告。”

警察对吕汝琦说:不用跑回去了,谭力书记就在这里……

安县永安镇,距离北川县城最多还有20公里。

“我下车瞧见了绵阳市委书记谭力和绵阳市公安局局长胡刚在场。” 吕汝琦说:“我当面向谭力书记汇报了我亲眼瞧见的北川重灾实情和困难。”

“晚上10点50左右,我回绵阳后分别向卫生局雷局长和王东院长也做了汇报。” 吕汝琦说。

吕汝琦,从医生的角度,成为准确向上级报告北川地震严重伤亡的第一人。

10年前日记:绵阳医生从炼狱般的北川中学出来后向谭力报告了灾情

绵阳市中心医院医生范宇手机拍摄的13日凌晨6点25分第一支到达北川救援的外地部队官兵。说明:勒克儿

10年前日记:绵阳医生从炼狱般的北川中学出来后向谭力报告了灾情

绵阳市中心医院医生范宇用手机拍摄的13日凌晨6点33分第一支到达北川中学救援的消防武警。说明:勒克儿

10年前日记:绵阳医生从炼狱般的北川中学出来后向谭力报告了灾情

绵阳市中心医院医生范宇手机拍摄的13日凌晨6点29分北川中学避难群众(说明:勒克儿 )


本篇日记10年后的旁白:

当时的绵阳市委书记谭力,最早获悉北川发生史上最严重灾情的时间是5月12日15时起,直到吕汝琦报信,已经是五六起人了。报信人最早是普通百姓,谭力不予采信有情可原,但是,北川县委县府官方派出的6批人:1、擂鼓镇李善义、李传兴;2、交通局陈学青;3、任家坪村支部书记乔书记;4、组织部长王理效;5、县公安局刘建、黄波;6、县委常委、副县长王久华向谭力直接报信。但是,谭力一直半信半疑,5.12当日晚上9点过,只走到安县永安镇就再也没向北川前进一步。直到5月13日早晨8点过,才出现在北川中学。其间,他没有下达过任何救援命令。但是,紧急救援结束后,谭力却被评为了全国抗震救灾模范。

关于北川“报信门”

2008年5月13日后,各种版本的北川“报信”传闻开始在坊间流传,并迅速通过互联网蔓延开来形成“报信门”。一时间,矛头对准绵阳高层各种猜疑。

采访官方提供的报信者,都对此事讳莫如深:“讲政治……兄弟,你应该懂……”

一句“讲政治”搪塞,更使得“报信门”扑朔迷离。

深入采访此事我断续历经两个月。因为“讲政治”,当年采访的内容不可能发表报端,于是,在我的QQ空间,成为一个记者忠实记录历史的痕迹。

关于北川“报信门”系列日记,近期将陆续公布,敬请关注。

复制转发: 10年前日记:绵阳医生从炼狱般的北川中学出来后向谭力报告了灾情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