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头条
当前位置:看看头条 > 历史 > 正文

八旗子弟真幸福,啥事不干闲得蛋疼,政府连这种事情都包办

八旗子弟真幸福,啥事不干闲得蛋疼,政府连这种事情都包办

清朝制服北京后,八旗军队及其家属都进入北京,拱卫皇室,八旗军队近17万人,加上家眷,约摸在60万人左右。虽然有些军队驻防外地,但到顺治初年,北京内城八旗兵丁仍有8万人,加上家属至少有40万人。八旗人丁除了当兵当官,无需从事任何生产经营活动,被朝廷恩养起来,完全成了寄生虫。国家负责所有八旗官兵的俸米、俸银、房屋和土地。清初,八旗官兵生活费用的开支就占了政府总支出的一半。

那么,他们的住房问题又是怎么解决的呢?

起初,清朝制服者用暴力强制圈占民地民房,规定原来世世代代居住在内城的汉族官员、商贩和平民,除投充旗下外,全部搬出内城,将抢来的房子供制服者居住。当然,皇朝也要装出一副赋予被抢劫的房主补偿的慈悲样子,如顺治皇帝就曾发诏:“户工二部详察房屋间数,每间给银四两。”这个补偿标准是非常低的,因为几乎在同时出台的屋价则例规定,头等房每间价格120两,二等100两,五等房每间也要40两,而最差的末等房也要20两,四年后又改提为末等房每间30两。抢占一间住房,补偿4两银子,只是一种象征性的补偿而已,哪怕被抢者的房子属于最差的末等,补偿额也不到原价的20%,而这些钱能不能真正交给被抢劫的原房主,也是很有疑惑的。

八旗子弟真幸福,啥事不干闲得蛋疼,政府连这种事情都包办

经过这样的强抢拆迁,北京内城的老住户几乎全部迁到外城,内城成为制服者的天下,形成了满汉分城的格局。城中原来明朝功臣贵戚的深宅大院,都归清朝的王公大臣,而旗下的官员,则按照品级分配住房,一品官分房20间,二品官15间,依次递减,最低的八品官也有3间房子。抢劫成为了保障房的第一个来源。

由于八旗子弟数目庞大,而且人口不断繁殖,政府的保障房总是不敷需要。康熙皇帝曾经请求占有四五十间房子的八旗官员分出一间给没有住房的民族兄弟,可没有人理会。碰了一鼻子灰的康熙皇帝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皇帝既然无力均贫富,就只有增加存量,建造更多的住房。1695年,康熙皇帝进行了一次旗人的住房调查,发现有七千多人没有房子住,于是下令“与城之外,按各旗方位,每旗各造屋2000间”。

八旗子弟真幸福,啥事不干闲得蛋疼,政府连这种事情都包办

除了无偿建造分配外,政府还无偿提供地皮、货币让他们自行建造。这种方法尤其用于前来归附的人员。对于归附的兵丁,政府按照一人一间的标准分配住房,但不是实物分房,而是按照一间房30两银子的标准(后来又降为20两)分发货币,让他们在政府无偿提供的地皮上盖房子。随着人口的日益膨胀,政府完全包揽八旗住房的办法行不通了,于是改成出售公房,八旗按揭买房的办法。

1733年,政府出台“现银任买官房”和“指扣俸饷任买官房”两种办法。现银买房,是允许八旗人员拿现钱购买政府的官房,当然,价格一定是很低的,掏钱买到的官房立即就拥有产权,成为私房,可以交易。而指扣俸饷任买官房,是允许八旗官兵以俸禄和薪饷做抵押,向政府购买官房,先交纳一定的首付款,剩下的从薪饷俸禄中逐年扣除。所欠款项扣除完毕后,官房就属于个人,可以随意翻修,也可以和其他私房一样出售买卖。这些官房因为地皮是无偿的,价格也是非常优惠的。

对于这种官房,政府也有限制,比如不许倒卖谋利,一人不能多买,尤其限制拥有丰厚俸禄的高官多买,这当然是为了保障中低层旗人的利益。但是,这些规定是不是能够真正挡住达官贵人以低价购买官房谋利的行为,不得而知。以今天的现实推测,谁能相信高官厚禄者能不低价买官房而取利?

有趣,有料,有深度

作者|梁发芾

来源|《百家讲坛》杂志

复制转发: 八旗子弟真幸福,啥事不干闲得蛋疼,政府连这种事情都包办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