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头条
当前位置:看看头条 > 美文 > 正文

散文︱美好时光

散文︱美好时光

原创作品,特别奉献

美好时光

文/柳暗花明

人的一生总有一段难以忘怀的美好时光,那时我还没退休,娘还键在,小女儿正读高中,一家三代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

“姥姥!开门!”,女儿放学回家,刚拐过搂头就开始喊了,这时,早在窗户前等候的母亲,一边答应着,一边扭动着旧社会裹过的小脚,先打开屋子门,再打开单元门,把女儿迎回家。

“妈!妈!”,每天下班走到楼口,我也不由自主地先喊两声妈,不是没带钥匙,也不是手懒,而是想早见到妈,让妈早一点知道我回来了。岁月在无声无息中流失,如霜的白发爬上了妈的鬓角,染白了她的头发,又爬上了我的鬓角,一晃眼大女儿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二女儿也上了高中,我才意识到,妈到我家已经二十五年,如今已是八十一岁老人了。

眼看着妈体力明显不如过去,可她就是硬撑着不让找保姆,我先回找几个保姆都被她辞掉了,妈说:“多一个人,多一份开销,再说,现在生活多方便,水不用挑,柴不用烧,面不用擀,馍不用蒸,就每天熬几碗稀饭,烧几个菜,我老婆子捎带就干了”。无奈,我和丈夫都抢着做家务,尽量减轻妈的负担。就这,妈还经常把我们赶出厨房,说我们炒菜油放多了,熬饭时间短了,反正是她忙着,我们闲着她才高兴。

无情的岁月在妈脸上,刻下了深深的皱纹,妈明显老了。妈要强,仍然像二十五年前那样,不知疲倦地为我们操劳着,喊我们起床,送我们出门,迎我们回家,然后,摆上热腾腾的饭菜。看着我们有滋有味吃饭的样子,妈就心中意足了。

散文︱美好时光

因为妈不认字,一切全凭听,所以闹了不少笑话。小女儿小时候,正热播电视连续剧“小龙人”,妈每天陪着她看,但她不叫小龙人,她叫小“能”人,并且一再解释说,小“能”人,就是能。我们笑得前仰后合,她全然不知。

大女儿男朋友叫吴事,妈知道后说,咋叫个女人名,旧社会女人没地位,不起名,叫个王氏李氏的,现在谁还起那名,敢紧换个名。

妈的听力时好时坏,她不承认,闹了不少笑话。一天中午,单位加班走不开,我给妈打电话:“妈,我中午不回家吃饭。”电话那边:“啥饭?米饭,做好了”。

“妈,我-不-回-家-吃-饭”。我拉长声音。

“不想吃米饭,妈给你擀面叶”。

无奈,我只好挂了电话,我担心妈又去和面擀面条,不放心,又拨通了家里电话,这一次,妈听清了,不过埋怨我没给她讲清晰,害得她把面和上了。

妈前半辈子在农村度过,吃了不少苦,进城后,我和爱人尽量让老人高兴,每次到外地出差,都给妈带衣物。妈嘴上骂我们浪费,心里像喝蜜一样甜。平时,妈舍不得穿,节假日一家人团聚的时候,妈常常把新衣服拿出来,站在我家的客厅穿衣镜前,一件一件给全家人展示。

这时,我才发现,妈的身材原来那么好,高挑均匀,八十岁的人了,不弯腰驼背,难怪村里的婶婶大娘长夸娘长得好,补丁衣服穿到她身上,也有模有样。

散文︱美好时光

看着妈试衣服,小女儿先喊起来:“帅呆了,酷毙了,姥姥,你应该报名参加老年模特队!”我爱人的话更有水平:“请问,老太太,你刚下飞机吧?你一定是坐飞机从香港来的?”,全家人一致同意,给妈起个外号“香港老太太”。

从我记事起,几乎没有见过妈生过病,她为人和善,乐观豁达,宽容忍让,从不言老,在妈的影响下,我和丈夫虽然已到知天命之年,也保持良好心态,是啊,和妈在一起,我们永远年轻。

刚十五岁的小女儿常常给姥姥撒娇:

“姥!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啥屁事?”

“等我有家了,你去给我做饭!”

“滚,我还侍候你们几辈人哩!”

“不嘛,我要姥姥去,我要姥姥去!”

说着祖孙两个打打闹闹,抱在一起,笑成一团。

妈不仅给了我生命,也给了我无穷无尽的快乐。

写于 2018.5.12日

散文︱美好时光

复制转发: 散文︱美好时光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