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头条
当前位置:看看头条 > 美文 > 正文

乡村少年被同伴教唆,挖了一座坟,给全村招致大祸怪事不断

看到这一幕,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李虎好像愣住了,脸色难看,眼神中好像有些恐惧。

紧跟着,这家伙居然不将那只黑猫从棺材中撵出来了,而是急忙将那棺材盖上了。做完这一切之后,李虎面色苍白的爬出坟坑,急促的招呼我赶紧填土。

我心中有疑惑,但是看到李虎此时那苍白着急的模样,我心中也有些不安起来,按照他的嘱咐急忙给填坟。

乡村少年被同伴教唆,挖了一座坟,给全村招致大祸怪事不断

折腾到了下半夜,小土坟填好了,李虎拉着我急匆匆的离开了苗山。

回村庄的路上,李虎始终阴森着脸,一言不发。

快到村头的时候,李虎顿住脚步,深吸一口气,看着我,说道:“今天晚上的事情,谁都不能说,要不然会有很大的麻烦!”

就算他不这样交待,我也不可能傻的到处跟人说我们俩半夜去挖坟了,我轻轻的点点头。

李虎从怀中摸出一张支票,直接递给我,说道:“这张支票,明天你拿到镇上银行兑换就行了,十万整,不是空头支票,哥哥不会骗你的!”

我接过他手中的支票,看了看上面那一连串的阿拉伯数字,小心肝狂颤了几下。

“那个……”李虎好像有些纠结,看着我,轻叹一声,说道:“天赐,回头跟你爷爷说一声,赶紧搬家吧!别在这村里待了,去镇上租间房子住吧!”

“嗯?”我愣了一下,看着李虎,不明白他这时候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虎目光闪烁,有些含糊的说道:“反正你记住我这话就行了,尽快搬家!”

说完这话之后,不等我回应,他就催促我赶紧回家。

带着种种疑惑,回到村子之后我和李虎分道扬镳,我偷偷摸摸的溜回家中,轻手轻脚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没有惊扰熟睡的爷爷。

躺在床上,我却怎么都睡不着。

今晚的事情给我的刺激太大了,不论是李虎用香熏烤女尸下巴还是那最后出现的黑猫的一幕,都让我深深铭记脑海了。

乡村少年被同伴教唆,挖了一座坟,给全村招致大祸怪事不断

李虎那个家伙肯定是早就有所准备了,问题是他究竟想干什么?

那具干枯的婴儿干尸,又是怎么回事?

脑袋里各种疑惑升起,不敢闭眼,一闭眼就会想到女尸那狰狞的面容和浑浊的眼睛。

就这样,我在床上一直躺到天亮,困得要死,但是就是不敢睡。爷爷那屋有了动静,应该是已经起床了。

“天赐,怎么睡觉没关灯啊?”爷爷直接推开了我房间的门。

关灯?我哪敢啊!一夜提心吊胆够呛。

我麻利的起床,强打起精神,笑着对爷爷说道:“今天起得早,准备陪您一起去镇上铺子,我顺便去镇上办点事!”

得赶紧把身上那十万的支票兑换了,钱存在自己卡里才安心。

可是,爷爷此时却堵住了我的房门,不让我出去了。

爷爷的脸色骤然间变得有点难看起来,死死的盯着我,说道:“你的身上,怎么会有尸气?不,不对……”

爷爷的瞳孔猛地一缩,脸色更加的难看,厉声对我吼道:“你昨晚去哪了?怎么会被怨气缠身了?”

自幼跟爷爷相依为命,爷爷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对我露出过如此严厉的神情,我一时间有点懵了,支支吾吾的,不敢将昨晚的事情如实说出。

而就在此时,我家院门被人推开了,是我家的邻居,急吼吼的大喊道:“老李头,出大事了,李瘸子疯了,赶紧去看看!”

李瘸子疯了?

听到这句话之后,我心中的那股不安感觉更重了,联想到昨晚的那一幕,只感觉一股寒意直冲后脑勺。

爷爷急匆匆的出门了,不过在他出门前,却将我反锁在了房间之中,不让我离开家门。

我惴惴不安,心神不宁,在我的房间中来回踱步,心情越来越焦躁。

昨天晚上我们挖的那座坟,就是李瘸子的媳妇的,几天前才下葬的,当时只是听说难产死的,具体情况我并不了解。

可是,这才过了一晚上,李瘸子家里就出事了,这不禁让我联想到昨晚上看到的那一幕。

那口大红的棺材、棺材上的几十根宛若网状的红绳、干枯的婴儿尸体、还有最后出现的那只黑猫……

对了,昨晚回村的时候,李虎还面色难看的叮嘱我要离开这个村子,该不会是……

我已经不敢往下想了,脸色变得苍白无比,胆颤心惊。我心中下意识的就想去找李虎,问个究竟,但是房门被爷爷反锁,窗户那边又有铁栅栏拦着,根本出不去。

就这么着急的等了一个多小时后,爷爷回来了,脸色阴森,很是难看。

“爷爷……”我看着爷爷,小心翼翼的问道:“李瘸子家里怎么样了?”

爷爷看着我,黑着脸说道:“李瘸子疯了,把家里的人都杀光了,我赶到他家的时候,他已经自杀了!”

我心中一颤,下意识的惊呼一声。

爷爷眯着眼睛看着我,沉声说道:“李瘸子一家是被人害了,怨气很重,和你身上的那股子怨气很相似。你昨晚到底干什么去了?”

事到如今,我也不敢有所隐瞒了,脸色苍白的把昨晚的事情如数家珍的说了出来。

“啪~”我刚说完,爷爷就狠狠的扇了我一巴掌,直接把我扇懵了。

从小到大,爷爷都没有打过我,但是这一次,这一巴掌的力道十足,我的嘴角直接破了,脑袋瓜子嗡嗡的,半边脸很快肿了起来。

我捂着脸呆呆的看着爷爷,爷爷的表情愤怒,厉吼道:“这种钱你也敢挣?你是不是嫌命太长了?你知不知道那座坟……妈的,我揍死你算了!”

话音落,爷爷就一脸暴怒的对我拳打脚踢,跟疯了似的。

我抱头乱窜,痛呼不已,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拳脚。

过了一会之后,爷爷不再揍我了,手有些颤抖的摸出腰上挂着的旱烟袋,装上烟叶,点着火,脸色阴森的坐在我房间里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

我这时候不敢吭声了,揉着身上被爷爷揍得地方,呲牙咧嘴。

被爷爷揍了一顿,我心中没有丝毫的怨言,只是感觉有点奇怪。爷爷之前所说的尸气怨气是什么东西?我没有感觉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东西啊!

过了一会之后,爷爷磕了磕旱烟袋里的烟灰,沉着脸对我说道:“走,去李虎家看看去!”

说完,爷爷也不理会我,直接转身出门。我心中也有很多的疑惑,也想当面问问李虎,急忙跟了出去。

乡村少年被同伴教唆,挖了一座坟,给全村招致大祸怪事不断

一路上爷爷沉着脸一言不发,我也不敢开口,老老实实的跟在爷爷身后。

当我们来到李虎家的时候,发现他们家院门紧锁,很显然家中已经没有人了。

爷爷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走到李虎家的邻居家,盘问了李虎一家人去哪里了。那邻居很是随意的说道:“天还没亮一家人就出门了,走得挺匆忙的,也不知道去哪了!”

爷爷面沉无语,带着我转身离开。

回到家中之后,爷爷再次将我反锁在家中,只告诉我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开院子,然后他什么都没说就匆匆离开了。

整整一天的时间,爷爷都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夜幕降临,我随便弄了点吃的,回到房间里躺在床上。一天一夜都没睡了,虽然困意席卷,但是我不敢闭眼,心中始终都有一种莫名的不安。

到了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房间内的电灯骤然闪烁起来,忽明忽暗。

紧跟着,在我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那闪烁的电灯骤然熄灭了,房间内一片漆黑。

停电了?

漆黑的环境中,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正当我准备摸黑去找蜡烛的时候,异变突发。

“喵~”一声猫叫从外面传了进来。

我下意识的转头看向窗户的方向,借着微弱的月光,我清楚的看到,在我的窗户外面的栅栏上,蹲着一只黑猫。

这只黑猫看着我,栗色的眼睛,幽幽光芒,和昨晚在那坟地中出现的黑猫一模一样。

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昨天晚上明明已经将它封在那口大红棺材里了啊!

此时的我,大气都不敢喘了,满脸惊惧的看着窗外的那只黑猫,背后一股股寒气直冲后脑勺。

我双腿有些打颤,摸到了身旁的木凳子,紧紧的攥在手上,与那只黑猫对峙,心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砰砰砰……”就在此时,外面骤然传来了一阵拍门的声音,声音沉闷,在这沉寂的晚上骤然出现这样的声音,我吓得猛地激灵一下。

我下意识的以为是爷爷回来了,但是随后就感觉不对劲了。

我的房门反锁,就算是爷爷回来了,也用不着拍门啊!

这一晃神的功夫,原本蹲在我窗外栅栏上的黑猫不见了踪迹,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拍门的声音持续了好久,我不敢吭声,攥着木凳子,浑身发抖,紧咬牙关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

我原本是不信世上有鬼的,但是昨晚和今晚的事情让我心中多年坚守的那份信念动摇了,我现在也不知道我在怕什么,但是身体就是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良久之后,外面拍门的声音消失了,我那一直紧提着的心也稍稍松了一些。

“哇哇……”

一道婴儿的啼哭之声传进了我的耳中,刚开始我以为是我幻听了,但是随着那婴儿啼哭声越来越清楚,我才知道我并没有听错。

那声音是从窗户那边飘进来的,我急忙扭头看向窗户那边,当看到窗外的情形之后,我的瞳眸猛地一缩,整个人宛若坠进冰窖之中,通体冰寒。

窗外,一个女人抱着一个黑乎乎瘦小的婴儿,静静的站在那里,透过窗户看着我。

那是……李瘸子的媳妇!

本文来自《葬阴人》,点击下方卡片可阅读全文

复制转发: 乡村少年被同伴教唆,挖了一座坟,给全村招致大祸怪事不断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