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头条
当前位置:看看头条 > 美文 > 正文

缙云县大洋镇:箬溪随笔丨一声啼处满山红

缙云县大洋镇:箬溪随笔丨一声啼处满山红

若不是我现在就身处括苍山麓,很难相信,五月中旬,这里依旧春深似海。

大洋山尖,浙江东南沿海的绝顶处。天已不再是高度,只是一种很通透的颜色,蓝得绝无杂质,蓝得绵白的云雾也很知趣,流动在山谷里,再也不肯升起来。远处的山岚变幻成一抹无痕的淡墨,在这淡墨色里,松涛由远及近,呼啸着来,又匆匆离去。

缙云县大洋镇:箬溪随笔丨一声啼处满山红

而我的脚下,是大片瓷白的山楂花,一朵,又一朵,花不大,星星点点,快乐的盛放着,在山风中熙熙攘攘,翩然起舞。

缙云县大洋镇:箬溪随笔丨一声啼处满山红

触手可及,黄灿灿的倒挂金钟挂满枝头,自在律动,宛若在演绎着春天的乐章。山是以一条裸露着岩石和黑土的防火带分开两侧来,既然这里不允许有高大的树木生长,随处可见的高山苔藓便趁虚而入,填充这单调的土黑,偶然开出些不知名的野花来,像极了别在围脖上的针花。

缙云县大洋镇:箬溪随笔丨一声啼处满山红

仅仅这些,也许体现不出春光的斑斓,我想说,东北坡上那杜鹃海洋的血色,才是大自然泼出的重彩。

“玉泉南涧花奇怪,不似花丛似火堆。今日多情唯我到,每年无故为谁开。”中唐的春光,一丛的血色已然令多情的白居易为之倾倒,若使这位唐代的才子置身眼前这无际的花海中,不知他如何来咏叹。

缙云县大洋镇:箬溪随笔丨一声啼处满山红

大洋山中的这片原始古杜鹃林,我是早有耳闻了,却从来没有来此领略她的浩瀚和从容。今日上山,心灵为之震动 ,想用天花乱坠的词语来赞叹,却又一时语塞。那么,只有虔诚地溶入这片杜鹃丛林了,仰望连绵且高达数米的树冠,成千上万的花枝托举着一岭的霞火,子规啼处,映红满山。

从远古走来的杜鹃群落清新欢快,叶茂,花繁,枝美。林下落英簌簌,毫不流连地飘落在满地灰褐的枯叶上,悄悄地绽放,静静地回归,春来春去,一年又一年。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缙云县大洋镇:箬溪随笔丨一声啼处满山红

看过了,我已知足,此地绝不媚俗的春色与浮燥的人间恍若隔世。我既不能化作守护花林的鸟儿,有什么理由来阐明我在此并非多余?

风起时,这漫山的花瀑便流动起来。归去,隐入清冽的林间野径。

下得山来,知是初夏。

复制转发: 缙云县大洋镇:箬溪随笔丨一声啼处满山红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