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头条
当前位置:看看头条 > 历史 > 正文

任性史官:按照自己的喜好大加修饰,著作被称作秽史,死后被挖坟

我们常说华夏文明五千年,五千年,对于这个星球数十亿年的寿命来说,实在是过于短暂,然而对于人生不过百载的我们来说,却又太过漫长,漫长到有无数的人和事都被淹没,根本无法求证。

任性史官:按照自己的喜好大加修饰,著作被称作秽史,死后被挖坟

好在我们还有史书,为我们保留了极其微量的历史,而在这微量的历史中,又有不少经过了人为的修改,变得面目全非。

有些修改是精心策划的,虽然改了,却找不出太多的蛛丝马迹,总让人信以为真,即便知道它有问题,但却找不回真实的历史了。但是有些修改就完全是将人当傻子,要么是跟同时代其他诸多著作冲突,要么是犯了违背常识的错误,一眼就能看出来。北朝的魏收就属于后者。

魏收,字伯起,小字佛助。魏收是个才子,与温子升、邢邵并称北地三才子,才学冠于北朝,但这个才子的品格不怎么行。

众所周知北魏后来分裂成了东魏和西魏,北齐又取东魏而代之,北齐建国后不久,朝廷就琢磨着给北魏和东魏修史。才子魏收受命总览,房延佑、辛元植、刁柔、裴昂之、高孝干等人辅助,不过辅助只是挂名,活都是魏收干的。最后魏收撰成了《魏书》,记载了鲜卑拓跋部早期至东魏被北齐取代这一阶段时期的历史。

任性史官:按照自己的喜好大加修饰,著作被称作秽史,死后被挖坟

史官不算大官,却是一个很重要的官职,他们手里的笔杆子决定了后人对这个时期的了解,正是因为涉及到了历史,所以史官的品格显得格外重要,合格的史官应当”刚直不阿”,无所畏惧,记录历史的一点一滴。

这在先秦时期较为普遍,当时的史官,有不少都是不怕死的愣头青,要命可以,改史不行。在权力的碾压下,史官们用自己的生命捍卫着历史的威严。

齐国太史兄弟三人因一句“崔杼弑其君”接连丧命,小弟依然不改,崔杼这才无奈放弃,而南史氏以为太史一家死光了,拿着书简赶来,想要继续卫道。晋国同样有董狐之笔,可见当时的风气。

然而不知何时起,亢直者少了,权力获胜,史书越发忌讳当权者,“自称我长,相谓彼短”,好事大书特书,坏事遮遮挡掩甚至直接不写,风气从此败坏。到了魏收,品德既已不行,又怎能寄奢望于他“不掩恶,不虚美”呢?

任性史官:按照自己的喜好大加修饰,著作被称作秽史,死后被挖坟

魏收性格急躁,不能公平待人,心眼小,度量小,别人容易得罪他,他也容易得罪别人。

别人有什么手段是后话,反正魏收手里拿着笔杆子,面前摊着白纸,历史就在他笔下!有此数百年难遇之特权,魏收对那些他以为有仇有怨的人,就隐去他们的善政美德,故意不载入史册。

因为任意掌握别人的事迹,他写史时常洋洋自得地说:”你们是什么东西,敢跟我魏收作对!我要抬举你就能让你上天,要贬低你能让你入地。”(何物小子,敢共魏收作色!举之则使上天,按之当使入地)

因为这个原则,《魏书》一出,马上引起轩然大波,因为反对声音太大,北齐文宣帝高洋便命令魏收与反对者们一起讨论。这些反对者大多是大家贵族的子弟,总共有一百多人,有的说遗漏了他们家的世系职位;有的说他的家人没有记载;有的说书中有随便诋毁的地方。

任性史官:按照自己的喜好大加修饰,著作被称作秽史,死后被挖坟

高洋并不想处罚魏收,就将这些贵族子弟一一惩治,这些人被罚以后,也不敢去申诉,干脆四处传扬,说《魏书》为”秽史”。后来在朝廷重臣的压制下,这些言论才渐渐消失,无人再议论这件事。

该来的总是要来,魏收肆意篡改史书,最后也获得了恶报。

武平三年(572年),魏收去世,风光大葬,但他因为写史书得罪了一些人,在北齐灭亡之后,他的坟墓被仇家挖掘,遗骨被丢出坟墓外面。

复制转发: 任性史官:按照自己的喜好大加修饰,著作被称作秽史,死后被挖坟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