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头条
当前位置:看看头条 > 国际 > 正文

黎尔平:关于加强中资企业与缅老柬三国本土NGO合作的建议

黎尔平:关于加强中资企业与缅老柬三国本土NGO合作的建议

【摘要】非政府组织(NGO)问题一直困扰着在缅老柬的中资企业,从密松电站停建到中老铁路移民拆迁赔偿,都有NGO在作梗。本文认为,中资企业应该直接与缅老柬三国的本土NGO打交道,通过与NGO建立制度性的合作伙伴关系,培养有利于中资企业发展的NGO,尽快并尽最大可能性地改变目前的被动局面。

一、缅老柬三国的NGO妨碍着中资企业的发展

非政府组织(NGO)妨碍中资企业发展问题已有多年,目前有越演越烈的趋势,特别是在缅甸、老挝和柬埔寨三国,而中资企业对NGO一直缺乏有效的的应付策略。譬如,由于“克钦民族组织”等NGO的反对,由中电投作为主要投资者兴建的缅甸密松电站于2011年被迫暂停。与此同时,中缅油气管道自修建以来,发生在管道沿线地区的抗议活动从未间断,如2018年3月,皎漂县安镇近600位居民就管道项目的土地赔偿问题发起抗议。在老挝,受中国电建正在南欧江修建电站的影响,几十户被搬迁到琅勃拉邦的库区移民虽然住上了漂亮的新家,但相当多的移民对中电建的做法并不中意,因为未来的生计尚无着落。在柬埔寨,几乎形成了哪里有中资水电企业,那哪里就有NGO的反对声音。此外,2017年夏天,柏威夏省(Preah Vihear)的社区向联合国工商业与人权工作组报告中国糖业公司侵犯人权的行为。由于这些NGO的作梗,中资企业的声誉受到很大的影响。

这些NGO主要在四方面责难中资企业:第一,从程序正义角度,责备中资企业普遍缺乏信息披露机制,企业信息不透明。因为信息不透明,因此就没有NGO和社区参与到中资企业项目中。第二,环境保护问题;第三,涉及到征地拆迁和移民时的赔偿和未来生计问题;第四,当地民众从中资企业项目中能获得什么利益问题。虽然后者是根本,但通常是以环保和赔偿不公等问题为由发起抗议活动。

二、中资企业应付NGO效果不明显的原因

当NGO向中资企业提出利益诉求时,中资企业通常交由所在国政府应付和处理,或不予理睬。这种做法的好处是中资企业的工作变得简单、快捷,不足之处是信息不对称,企业难以细致地了解到NGO的诉求,甚至,因为一些地方政府官员克扣和不按时发放赔偿金的情况时有发生,无形中助长的腐败行为,也让民众对中资企业失去了好感。如目前正在进行的中老铁路拆迁补偿工作琅勃拉邦段,中方是将赔偿金交由当地政府进行安置和赔偿,可拆迁工作早在去年上半年进行,一些被拆迁农户没有了田地,而到迄今赔偿款还未发放,他们面临着无口粮的威胁。

中资企业不与NGO直接打交道的原因有四方面:第一,由于绝大部分NGO是有西方背景的和来自西方的,只要是西方的,中资企业认为它们是专门与中国作对的。第二,中资企业是与政府合作,而NGO是反政府的,所以NGO是我们的反对派。第三,中国国内的社会构成与缅老柬三国不同,中国的NGO不发达,中资企业不习惯和不懂得如何与NGO打交道,认为处理好与所在国政府关系即可。殊不知,所在国政府有时也应付不了NGO问题。最后,中资企业缺乏与NGO打交道的能力。

三、建议中资企业直接与境外NGO打交道,建立伙伴合作关系

有大量的学者建议中国民间组织(NGO)走出去,让中国的NGO作为企业先导,在与西方NGO针锋相对的同时,帮助中资企业发展。这一思路是不现实的,因为中国本土的NGO能力和数量极其有限,目前根本无法承担这一重任。

为此,本文建议,中资企业应该与缅老柬三国的本土NGO合作,建立起伙伴关系,变NGO阻力为企业发展的助推力。包括中资企业在内的相关部门需要改变观念,承认境外的NGO是一种客观存在,不能简单地将它们归为西方势力的代言人,而是利益相关者——当地普通民众、NGO组织本身和NGO资金资助方的代表。在很多情况下,NGO的利益与中资企业的利益是没有根本利益冲突的。一些NGO所倡议的环保标准、企业社会责任和包容性发展,虽然标准很高,但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是发展大趋势。更为重要的是,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进行,将有更多的中国企业走出去,而中资企业正在进行和结束的项目多为长达30—40年的BOT(建设——经营——转交)项目,为了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必须与当地的NGO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缅老柬三国的情况各有不同。在多党制的缅甸,唯有与NGO合作,才能使得中资企业可持续发展,因为无论民盟还是巩发党执政,它们都会认真考虑本土NGO对它的支持,那种认为只要把执政党搞定了,企业的项目就可以顺利进行的观点是短视的,甚至是错误的。从此角度而言,已停建七年的缅甸密松电站是否再建,在相当程度上取决于当地NGO同意与否。在一党执政的老挝,虽然政府允许并鼓励从事扶贫、教育和环保等类型的NGO在老挝开展工作,但这些NGO大都来自西方,为此,在老挝培养和扶持老挝本土NGO是中资企业当务之急。柬埔寨的NGO多与政府相对立,大量西方人权NGO正力图进入该国,一旦柬埔寨放开对NGO的管制,柬埔寨有可能成为西方NGO的天堂。

四、合作方式

可以借鉴亚洲开发银行的经验,与NGO开展制度性合作。亚行自1987年开始与NGO合作,亚行的具体做法如下:(1)在观念上确认NGO是民众利益的代表者,在实施农业、人口与健康、基础设施建设等项目时,必须与NGO进行广泛合作。(2)通过制度性安排与NGO合作,包括聘用有能力和经验的NGO作为项目的设计者、咨询人、项目承包人、项目实施监督和评估人。(3)当政府与当地NGO有矛盾或冲突时,力求促进政府NGO的理解与合作。(4)通过学习培训,为NGO培养了大量人才,努力提升NGO参与亚行项目的能力。譬如,在项目实施前,将自己的工作方案送达给所有相关的NGO,以听取它们的建议。象亚行这样的公司有很多,中资企业在与NGO交往方面已大大落后了,不适应“一带一路”建设的请求。

基于亚行的经验,中资企业与缅老柬三国本土NGO的合作方式如下:(1)请求资金和实力雄厚的中资企业制定与缅老柬三国本土NGO合作的发展战略、规章制度、机构设置和工作方式。(2)在项目设计和实施过程中,主动将企业的项目计划书和环评报告送达给相关NGO,广泛听取NGO的意见和建议;聘请NGO作为项目的参与者、监督和评估人。(3)聘请有实际工作经验的外籍NGO人士作为企业的与NGO打交道的顾问。目前,无论是中资企业还是缅老柬本土的NGO,在NGO建设和运作方面都存在着经验不足的问题,为此,聘请有经验的相关人士担任顾问指导中资企业与NGO交往的能力建设很有必要,无论这些顾问自什么国家。(4)在企业内部开展企业社会责任和人权观念教育,加快培养与NGO打交道的人才。提高中资企业全体员工的企业社会责任和人权意识是与NGO打交道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否则很难理解NGO的目的和行为。与此同时,对于直接与NGO打交道的相关人员,还要熟练掌握英语以及所在国语言,因为大量的本土NGO工作人员也不太熟悉英文。(5)处理好与所在国政府的关系。遵循该国政府利益、法律和政策优先的原则,当NGO与中央或地方政府有利益冲突和矛盾时,中资企业应站在政府的立场上促进二者的相互理解与合作。(6)拿出资金资助当地的NGO发展,从人力资源培训、项目资助到在NGO中宣传“一带一路”建设,培养有利于中资企业发展的NGO,从而达到中资企业与NGO的双赢局面,为中资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奠定基础。

作者:黎尔平,昆明理工大学教授,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本文为作者2015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NGO走向湄公河次区域问题与对策研究”(项目批准号15XGJ003)以及昆明理工大学东盟研究中心课题:“中国民间组织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活动的策略研究——以缅老泰三国为例”中期成果。

复制转发: 黎尔平:关于加强中资企业与缅老柬三国本土NGO合作的建议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