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头条
当前位置:看看头条 > 美文 > 正文

在曼哈山古茶园深呼吸 任阵阵茶香和新鲜的泥土气息沁入肺腑

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遇是恰好,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人世间最美好的时光是芳华,有雨淋风寒里的冷暖相知;一如这个季节,我在腾冲团田乡曼哈山中与那片古园的相逢。

在曼哈山古茶园深呼吸 任阵阵茶香和新鲜的泥土气息沁入肺腑

在曼哈山古茶园深呼吸 任阵阵茶香和新鲜的泥土气息沁入肺腑

初夏,一阵微风、几点雨露,唤醒了曼哈茶园片片沉睡的茶树,上至山顶,下至谷底,整座山都是错落有致的茶园。放眼望去,满目皆是绿,绿得滴翠、绿得逼眼。

在曼哈山古茶园深呼吸 任阵阵茶香和新鲜的泥土气息沁入肺腑

在曼哈山古茶园深呼吸 任阵阵茶香和新鲜的泥土气息沁入肺腑

村屋旁不时闪现的茶树,还有茶园里忙碌的茶农、屋后篱笆缝里探头探脑的野花、地上觅食的细脚鸡……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就这样鲜活地呈现于眼前。

在曼哈山古茶园深呼吸 任阵阵茶香和新鲜的泥土气息沁入肺腑

沿曼哈茶园漫道一路前行,约20分钟车程就到了大哈坡驼峰古茶园基地。这里生长着1千多株古树茶,其中树龄较大的约500多年,较小的也有150年。茶树长期生长在火山灰土壤中,风雨沧桑,它们执着地坚守着自己的岗位;斗转星移,它们是历史最好的见证者。

在曼哈山古茶园深呼吸 任阵阵茶香和新鲜的泥土气息沁入肺腑

错综盘虬的深绿色枝桠间,长着饱满嫩绿的芽尖,装点着布满虫眼的老茶叶,古韵悠长里蕴含蓬勃生机,生命的气息和岁月的沧桑融会贯通,是相伴亦是相守。年年新绿!

在曼哈山古茶园深呼吸 任阵阵茶香和新鲜的泥土气息沁入肺腑

闭上眼睛,深深呼吸,阵阵淡淡的茶香和新鲜的泥土气息沁入肺腑。潮湿温润的地上铺满落叶,长着绿茵茵的野姜、蒲公英、车前草,一位同行的朋友还在茶园里捡到几枚核桃果。无污染的土地,就是任性。

在曼哈山古茶园深呼吸 任阵阵茶香和新鲜的泥土气息沁入肺腑

背一只小竹篮,穿过茶园迂回曲折的石板路,你可以放松身心,当一次茶乡的采茶女。茶艺师告诉我们:“采茶讲究手巧、手快,否则会影响茶叶形态与营养”。别忘了摘一片新芽放进嘴里缓缓咀嚼哦!那种甘甜、可口、幽香,会在你的味蕾里久久不散。

在曼哈山古茶园深呼吸 任阵阵茶香和新鲜的泥土气息沁入肺腑

从鲜叶到干茶,全靠一双手控制。这里技术最好的制茶师傅带我们体检了古树茶纯手工杀青技术。

在曼哈山古茶园深呼吸 任阵阵茶香和新鲜的泥土气息沁入肺腑

将晾干水汽的鲜叶放进近200度高温的大铁锅里反复翻炒,在此起彼伏的“滋滋滋”声中,青草味儿变成了清新的兰花香。这个过程唯独的感觉就是:热,热得够呛!

在曼哈山古茶园深呼吸 任阵阵茶香和新鲜的泥土气息沁入肺腑

随着茶叶颜色变暗,便可揉制了。“揉制”是技术活,也是体力活,需要边揉捻边翻开散热,不然茶叶会发酵变红,影响品质。对于有经验的制茶人来说,这已成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固有模式。

在曼哈山古茶园深呼吸 任阵阵茶香和新鲜的泥土气息沁入肺腑

茶乡长大的我,已不是第一次接触手工杀青了,惭愧的是一直不得要领。终其原因,我怕炒茶的高温熏烤、怕采摘和揉捻茶叶十指乌黑,每每只是感受三两分钟便半途而废。老茶人们常说做人如做茶,不同性格的人做出的茶品质和吃味都不一样,毋庸置疑,细致专心的人做出的茶定是上好的,或许我就是那一个缺乏恒心和毅力的人吧?

在曼哈山古茶园深呼吸 任阵阵茶香和新鲜的泥土气息沁入肺腑

阳光下晾晒的茶叶缓缓变脆、变黑,手工晒青茶就做好了。烧水、拣茶、温杯、醒茶、冲泡,随着针针叶子翻腾、盛放,淡淡的清香便在丝丝翠绿中飘散开来。浅浅喝上一口,微苦中透着回甘,一方茶几、几个板凳,世事风云,家长里短,都在唇齿间袅袅生香。

在曼哈山古茶园深呼吸 任阵阵茶香和新鲜的泥土气息沁入肺腑

在曼哈山古茶园深呼吸 任阵阵茶香和新鲜的泥土气息沁入肺腑

在曼哈山古茶园深呼吸 任阵阵茶香和新鲜的泥土气息沁入肺腑

我一直在追寻一个让内心快活而又弥漫力量的地方,任心灵自由呼吸,让精神皈依。此时,行走在这片郁郁葱葱的古茶园里,我断定已找到了这个地方。

文 字/杨荣华

图 片/刘正凡 陈爱辉

复制转发: 在曼哈山古茶园深呼吸 任阵阵茶香和新鲜的泥土气息沁入肺腑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