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头条
当前位置:看看头条 > 美文 > 正文

她腹中孩子被女配害死,夫君却视而不见

她腹中孩子被女配害死,夫君却视而不见

“奴婢怀了五皇子的孩子,快两个月了。”慕容寒枝的手下意识地摸上还未见降起的小腹,苦笑,“娘娘,若非如此,奴婢又怎会急着见五皇子,他现在已经不能——”

“谁说这孩子是越儿的?”短暂的震惊过后,杨淑妃已重新镇静下去,淡然冷笑,“越儿若有皇儿,只会是望月所生,你怀了谁的孽种,本宫不想知道。”

这话一入耳,慕容寒枝简直说不出的震惊,说不出的恐惧:杨淑妃为了绝她的念想,竟然连自己的孙儿都不肯认!“娘娘,你、你这样说?”她膝行几步过去,一把揪住杨淑妃裙摆,眼神惊恐,“娘娘若是气奴婢,只管责罚奴婢,奴婢绝无怨言,可孩子没有错,你不能这样对他!”

“是,孩子没有错,所以他不该来到这世上受苦,”杨淑妃点点头,眼底是一片嗜血的阴狠,狠狠后退一步,拉开与慕容寒枝之间的距离,“何况你成亲在即,总不能带着个孽种进端木将军家的门!来人。”

她也许是气极了,一口一个“孽种”的叫,也不想想,就算她不肯承认,慕容寒枝所怀的孩子就是五皇子的无疑,她这不是在自打耳光吗?

门外马上有人响应,萧云儿毕竟在这宫中待得久,看得事情也多,已隐约想到什么,脸色早变了。

杨淑妃慢慢开口,“去请谢太医。”谢太医是杨淑妃心腹,当年她一直怀不上龙种,急得要死,多亏谢太医施妙手,才有了五皇子这点骨血。当然,谢太医能让人怀上骨肉,也能让人保不住骨肉。

“娘娘请听奴婢一言!”慕容寒枝急急地想要过去,却被杨淑妃闪身躲开,“娘娘,你不能这样,奴婢不能没有这个孩子!”

“萧云儿!”杨淑妃双眉一剔,眼里竟然有了杀机,“你既对寒枝一片忠心,那就留在这里,跟她同生共死吧。”话落她快步出去嘱咐一声,侍卫把门关了起来,跟着是一阵哗啦啦的响起,门上应该上了锁链无疑。

她腹中孩子被女配害死,夫君却视而不见

“不关你的事,不用道歉,”慕容寒枝惨白着脸起身,“我心里原也有数,只是这孩子……”孩子,苦命的孩子,看来娘亲是没能力保住你了!可是,五皇子,你就真的如此狠心,不肯回来见我一面吗?

孤竹烈要赐婚慕容寒枝之事一在朝堂之上公开,顿时惹来一片哗然,群臣自然没想到,罪臣之女竟然也可以匹配将军,这对慕容寒枝来说,绝对是天大的荣幸。

太子乍一听此言,有微微的错愕,眼里随即闪现出浓烈的恨意来。不,慕容寒枝是他的,任何人都不可以将她带走!是她救了五皇子,坏了他的大事,他恨不得用世上最恶毒的方法来折磨她、羞辱她,要看她在他面前哭泣求饶、痛不欲生!

下了朝,群臣各自散去之后,靳洪钊从暗处过来,看出太子脸色不善,心也沉了沉,“太子殿下,出事了?”难道是他们准备起兵的事走漏了风声?应该不会啊,要真是那样,皇上怎可能让太子出正阳殿。

“是那个女人,父皇把她许给了别人。”太子阴沉森地笑,那样子让人不寒而栗。

“女人?”靳洪钊愣了愣,随即醒悟,“太子殿下是说慕容寒枝?”还会有人肯娶她吗,不怕被说成是叛臣的同党?

太子冷笑不止,“此事定然是杨淑妃的主意,如果本宫所料不差,慕容寒枝跟五弟之间肯定有了什么事,不过,谁都别想带走慕容寒枝,她注定是本宫的人。”

“皇上已经下旨,太子殿下要怎么做?难道要抗旨吗?”靳洪钊皱眉,颇不以为然,若是太子公然抗旨,后果堪虞。

“抗旨当然不会,”太子扬了扬眉,胸有成竹的样子,“不过这离端木将军成亲不是还有很多天吗,谁能保证,不会出什么事。”

“端木将军?”靳洪钊明显吃了一惊,“殿下是说,慕容寒枝要嫁给端木森?”

他会如此意外,是因为太子一向知道端木森是个良将,又一直镇守北面重镇桓州,等同于扼住了敌人从北面进攻孤竹国的咽喉,其作用可谓举足轻重。

太子想要谋得天下,自然需要这样的人才,先前他曾派人不着痕迹地试探过端木森,要他追随于他,结果端木森相当委婉地拒绝,因而早已被太子视为眼中钉,欲寻良机除之。

“正是他,”太子眼里闪过浓烈的杀机,脸上却带着别样的笑,“不能为本宫所用之人,留着也是祸患,是吗?”

太子本就容不下端木森,再加上绝不能让他娶了慕容寒枝,这一来倒是逼得太子不得不对端木下手了。所以说,端木森将来做了枉死冤魂,就该去找慕容寒枝这个催命鬼!

“是,殿下英明。”靳洪钊马上会意,眼睛也亮了起来,“属下这就去办。”

“记住,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必要的时候——”太子目光闪烁,做了个灭口的手势,那意思自然是说,解决了端木森之后,为永决后患,再把杀手也一并解决了最好。

靳洪钊答应一声,悄然退去。

太子甩了甩衣袖,脸上一派轻松,心情也大好,缓缓踱着步子,边观赏宫中美景,边回东宫去。

从昨天到现在,慕容寒枝一直被杨淑妃锁在房中,门外有两名侍卫步步看着她和萧云儿,连如厕都有宫女跟随,简直拿她当犯人一样!如此情景之下,她就算再急,又有什么用?

萧云儿一直在房中转圈,右手握拳不断击打着左手掌心,这个动作令得她看起来颇有几分女侠的滋味,“姑娘,不然我趁夜溜出宫去见五皇子?”她武功虽然不是多么厉害,但要一个人出宫,应该还可以。

“不行,”慕容寒枝想也不想就摇头,“皇宫守卫森严,何况现在淑妃娘娘又加紧看守我们,你断不可能出得去的。”万一萧云儿硬闯,被侍卫抓到伤到,岂非害了她。

“那要怎么办?”如此绝境之下,萧云儿也已开始失去镇静,“姑娘真的甘心嫁给端木将军吗?还有这孩子,怎么办?”她看向慕容寒枝肚腹,真难想像那里面正有个小生命在缓缓长大,生命之诞生,真的很神秘。

慕容寒枝身子一震,惨白着脸苦笑,“就算我不甘心,又能怎样?我可以死,可是弟弟妹妹就……再说,淑妃娘娘不会让这个孩子活下来的,我想,那碗堕胎药,应该差不多熬好了吧。”

“什么?!”萧云儿悚然一惊,差点一跤坐倒,“姑娘是说淑妃娘娘她——”

“寒枝果然是聪明人,本宫倒是省了很多唇舌,”门一响,杨淑妃缓缓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名婢女,其中一名手上赫然端着托盘,其上一碗乌黑的药汁,“既然你知道本宫的意思,那就不必本宫动手了吧?”

她使个眼色,婢女将那碗药端过去,放在桌上。

萧云儿一急,才要开口,杨淑妃已嘱咐侍卫,“把萧云儿带下去。”

侍卫答应一声,上前拖了人就走。萧云儿眼神骤然锐利,才要使力,慕容寒枝已抢着开口,“云儿,你去吧,我有话要跟娘娘说。”

萧云儿一怔,姑娘那般气定神闲,难道是有法子令杨淑妃改变主意吗?这一迟疑间,侍卫已牢牢抓住她的手臂,将她带出去,房门重新又关了起来。

杨淑妃冷然一笑,“寒枝,你还真不是不一般,才这么短的时间,竟然令萧云儿对你死心塌地,把药喝了,打掉这个孽种,好好做你的将军夫人去,你的弟弟妹妹也都跟了你,以后衣食无忧,本宫对你也算不薄,你说是不是?”

“淑妃娘娘就认定这孩子不是五皇子的骨肉吗?”慕容寒枝淡然笑着,反正她知道五皇子已不能行房,也就不可能再有孩子,这个孩子就是他唯独的骨肉,只凭这一点,杨淑妃就断无可能维持让她把孩子打掉!

“既然你不肯听话,本宫也只好亲自动手了,”杨淑妃根本不屑回话,向那两个婢女嘱咐一声,“按下她。”

两名婢女答应一声,上前一左一右把慕容寒枝牢牢按住,其中一名力气大的婢女甚至空出一只手来,掐紧了她的下巴,令她动弹不得!“娘娘,你、你不能这样!奴婢、奴婢还有话要说!”

这一下慕容寒枝到底还是魂飞天外,再也顾不上其他,一边拼命挣扎,一边嘶声大叫,“奴婢、奴婢怀的是的确是五皇子的骨肉,他已经不能——唔!”

谁料她一句话还没有说出口,杨淑妃已掐住她的脖子,将那碗堕胎药强行灌进她口中!她喉咙里发出类似濒临死亡之时的呜咽,想把药汗吐出来,怎奈杨淑妃死死掐紧了她的喉咙,令她呼吸不得,等到她快要背过气去时,杨淑妃骤然松手,慕容寒枝剧烈地呛咳着,药汁已悉数咽入肚中!

一阵无法言喻的绝望之情涌上心情,慕容寒枝已是万念俱灰,两名婢女可恶地松手,她就像被抽走了灵魂一样,瘫在地上。

完了!

没有了!

孩子就要死了……

哈哈哈!五皇子,你的孩子,也许是你这辈子唯独的骨肉,就这样被杨淑妃亲手杀死了,真不知道,你知道这样的事实之后,会是怎样的反应!

想到杨淑妃和五皇子得知事情真相之后可能会有的懊悔、绝望的样子,她就低低地、阴沉森地笑起来,“自作孽,不、不可活!”

“你知道就好,”杨淑妃起身整理了一下仪容,她依然是高高在上的、受尽皇后宠爱的妃子,“寒枝,你就安心在这里等着,十日后本宫亲自送你上花轿!”

腹中传来阵阵绞痛,慕容寒枝艰难地动了动身子,跟着剧烈的疼痛将她整个身心淹没,两腿之间好像有湿乎乎的东西流下来。

“果然是御医啊,好猛的药……”她喘着气笑,脸色越来越白,终于捂紧了腹部,呻吟翻滚着,直到最后再也动不了,眼睛缓缓闭起来,昏死过去。

——

五皇子从双佛寺回来时,已经是慕容寒枝堕胎后的第三天,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只是一回宫就听说慕容寒枝再过几天就要嫁给端木森为妻,这一消息对他来说犹如晴天霹雳,把他给炸懞了,不顾任何人的劝阻,直往嘉元宫慕容寒枝的房间,“通”一脚踹开了门,“慕容姐姐,你不能嫁给别人!”

慕容寒枝正拥着被子坐在床上,脸色惨白到没有一丝血色,眼神呆滞,双唇乌紫,样子好不吓人。五皇子这样贸然闯入,动静如此之大,她却半天都没反应过来,良久之后才缓缓转过眼珠看他,眼神有刹那的迷茫,“不能嫁给谁?”

五皇子呆了呆,被她这个样子给吓到,却还是扑到床前去,急切地抓住她的手,“慕容姐姐,你为什么要嫁给别人,你不是要跟我在一起的吗?!”

“呵呵,”终于认清眼前人,慕容寒枝眼里寒光一闪,猛地抽回手去,干裂的双唇一张一合,吐出的却是世上最无情的话,“五皇子,你是不是太看得起奴婢了,奴婢身份低贱,哪里配得上五皇子?”

她腹中孩子被女配害死,夫君却视而不见

手上一空,慕容寒枝的手已脱出手心,五皇子一下被闪到,几乎坐倒在地,他怔怔看着她惨白的脸,脑子里已是一片空白,“慕容姐姐,你……你说什么哪?先前我们两个在一起时,不是都好好的吗,我正想法子说服娘亲答应我娶你,你怎么又改变主意了?”

“我说错了吗?”慕容寒枝咧咧嘴,露出一个恶毒的笑来,“五皇子,你如今也娶了皇妃了,你们是少年夫妻,天造地设的一对,奴婢还得祝你们白头偕老,夫唱妇随呢,是不是?快去找你的皇妃,她正等着你呢,你怎好让她夜夜独守空房?”

“啪”一声响,她脸上已狠狠着了一记耳光,将她没说完的话尽数逼回肚中,五皇子“忽”地一下站起身来,咬牙切齿地看着她,“慕容寒枝,你这是什么意思?!”

是了,他先前怎么忘了,他已经不能人道,所以慕容姐姐嫌弃他了,想要离开他了,就趁着他去双佛寺散心的机会,许了别的男人,是不是?!

他这一巴掌太用力,慕容寒枝整个身子都摔趴到床上去,脸上着火一样的疼,半天都起不来身,嘴角已流出血来。但她只是冷笑着,伏在床上一动不动。

杨淑妃早已警告过她,若是太子前来相问,只要她说是她先背弃了五皇子,以令五皇子死心,否则,她的弟妹将横尸于她眼前。

“慕容寒枝,你说啊!”五皇子已气到神知狂乱,扑到床上去,抓住慕容寒枝的肩,将她整个人都提了起来,“你说,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我没办法再让你快活,所以你就去找别的男人,是不是?!是不是?!”

慕容寒枝被他摇到心慌神乱,拼命挣脱他的手,眼泪已汹涌而下,“你放开我!五皇子,你没资格问我,你没资格!你说过会保护我,可事实呢?!在我最需要人保护的时候,你在哪里?!淑妃娘娘强灌我堕胎药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话至此处,她條然住口,恨不得割了自己的舌头!杨淑妃已警告过她,不得把堕胎的事告诉五皇子,可她——

果然,五皇子一听这话,漫天的怒火登时一滞,人也骤然宁静下去,一双眸子闪闪发亮,却让人看不出喜怒,“你说什么?”

慕容寒枝惊恐地看着他,缓缓往后缩,蜷在墙角,瑟瑟抖着,再也说不出话来。因为堕胎时出了很多血,她身子其实很弱,应该要好好调养才行。

“娘亲要你堕胎?”五皇子缓缓靠近她,直到他的脸就要贴上她的鼻尖,他才停下,”就是说,你怀了我的孩子?”是曾经怀了他的孩子,现在,孩子已经没有了,再也没有了。

慕容寒枝拼命后仰上身,却拉不开彼此之间的距离,她说不出话,只是没命地流着泪,眼看要晕死过去。

“说话啊!”五皇子一把掐住她的咽喉,整个人已接近崩溃,赤红了双眼,“你怀了我的孩子,是不是,是不是?!”

他的孩子,有可能也是他唯独的孩子啊,就这样被娘亲一手杀死了吗?!

不,不行,他不要这样,不要!

窒息感从咽喉处传来,慕容寒枝反倒停止了挣扎,也不再说一个字,既然活得这么痛苦,那就早死早解脱。反正她是死在五皇子手上的,也没对不起谁,淑妃娘娘应该不会为难她的弟妹吧?

本文来自《深宫缱绻惊华梦》,阅读全文点击下方卡片

复制转发: 她腹中孩子被女配害死,夫君却视而不见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