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头条
当前位置:看看头条 > 美文 > 正文

黎明之前,天涯踏尽红尘

黎明之前,天涯踏尽红尘

《步蟾宫:至日》

(清)顾太清

黄钟律吕吹葭管,渐风日、阳和向暖。

诗书相对坐晴窗,看野马、纷纷过眼。

五纹谁计丝长短,且图个、昼长一线。

自知不共世人妆,何必问、画眉深浅。

黎明之前,天涯踏尽红尘

黎明之前,天涯踏尽红尘


亲,原谅我隐去行程,中间的诸多繁琐就不赘述。从昨晚的欢宴开始,能从内陆空降在濒临海边的别墅与“老李”的召集密不可分,是啊,说走就走,若是不走永远是空话和梦想。

趁着那群肉食男女大口吃肉大口喝的间隙,我用还未被酒精完全浸透的思索再思索,难道那么绝美的景致,近在咫尺,只能酩酊大醉,睡上一觉,然后各奔东西。

还要略去海边一起看日出的她,因为最终答应的诸多人都杳无踪迹,只有她裹成粽子的出现。总之推杯换盏缝隙,她注意到了我的恍惚,我的故作沉稳。我们对视一下,并不明白彼此的眼神。

这一桌多是“女汉子”,拍着肩与我浮一大白,期待我的愁眉苦脸揭晓。当然是凌晨起来等待太阳跃出海面的一瞬,天南地北纠集到那么旖旎的海边,不会仅仅是聚餐喝酒睡懒觉吧。

黎明之前,天涯踏尽红尘

晕车来的路上,用手机重温了巴老上世纪三十年代写就的《海上日出》,貌似小资心态作祟,海上看不到,海边吧。

欢宴记不清几点结束了,用手机定了闹钟,上网搜了看日出的最佳时间和地点,联系总台约好了当地向导。

凌晨约摸四点半的时,坐在助力三轮车上,穿过黑暗的波浪,我们向光明驶去。期待中,风越来越大,还有轰鸣的海浪声,精瘦的向导好像用当地话嘟囔了一句,反正也听不懂。

到达海边时,浪花的击打声此起彼伏,耳朵临时不够用,因为眼睛在黑暗中不适应,什么也看不清,幸好向导的强光手电,很快站在最佳观日的礁石上。海平面灰茫茫的,极目远眺,隐隐渔火点点,只是海水在幽蓝中神奇窥探着我们这些匆匆过客。

黎明之前,天涯踏尽红尘

关于大海,唐代的吴筠有一首《登北固山望海》,可能就是对大海的一次感慨,如我只能目瞪口呆的份了,“此山镇京口,迥出沧海湄。跻览何所见,茫茫潮汐驰..万里混一色,焉能分两仪。愿言策烟驾,缥缈寻安期。挥手谢人境,吾将从此辞”。

吴筠是唐朝的道士,混的不错,常有饭局。道教在当时的发展与李唐王朝密不可分,有意思的是,那时女人都喜欢做道士,包括公主、妃子、夫人、小姐、贫女,甚至妓女等等,那句别有韵味的“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便是鱼玄机所写。

其实吴筠和李白、孔巢父之流经常在一起吟诗喝酒,不过吴道士是个聪明人,盛名之下,玄宗召见,坚辞,东游会稽,隐于剡中,逍遥泉石。咱不陪你玩,这点自觉性,要强于青莲居士。

云层中的月亮不觉出来又悄悄淡去,天渐渐地亮了。我们一身束缚,比起向导的拖鞋汗衫短裤,有点装腔作势的样子,曾几何时,伪装成流浪远离城市的愤青,刻意却丧失最初的单纯。

黎明之前,天涯踏尽红尘

“在那大海上淡蓝色的云雾里,有一片孤帆儿在闪耀着白光!…它寻求着什么,在遥远的异地?它抛下什么,在可爱的故乡?…”

海风拂过脸颊,有一种莱蒙托夫的忧伤,海边逐渐升腾的水雾,看到了一抹红日重复地执着。这样的重复映照着古人今人,比起月亮的醉生梦死,太阳的升起倒像是种涅槃。

期待的红日姗姗来迟了,即便如此,挑破云层的气势,俯瞰着红尘徘徊的我们,仍有种霹雳般的淡定。

紧握的手,不久会别离,大海依旧静默地与太阳拥抱,亲吻…分开…那么自然的归宿。沐浴着海风和朝阳,原来快乐就那么喜忧参半,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黎明之前,天涯踏尽红尘



【绘 画:孙云台(中 国)】

前文回溯 :

再荒凉原始的乐园,也难逃人类欲望的耕耘

有时候,你真得不配孤独

浊世羁旅的滋味,还好吗?

谁能逃脱生而为人的藩篱呢?

当幸福来敲门,有时候并不是你多努力

▷如何矫情窥见《小窗幽记》,明朝的沧海意

▷《楚门的世界》或许真相其实很残忍

– The End –


【菩提之恶花】

一个文艺大叔的个人呓语

读书、看电影

用心灵旅行

复制转发: 黎明之前,天涯踏尽红尘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