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头条
当前位置:看看头条 > 历史 > 正文

“在今天,鲁迅真是美丽了”

“在今天,鲁迅真是美丽了”

一百年前的今天,也就是1918年5月15日,《新青年》杂志刊发了署名“鲁迅”的小说——《狂人日记》。这部作品,在日后普遍被认为是中国现代文学的开篇巨作。这一天,也是“鲁迅”这一笔名第一次出现在世人面前。

所以,今天我们的推送都与“鲁迅”及《狂人日记》有关:

  • 第一篇,《鲁迅全集》的历史。人民文学出版社老编辑张小鼎先生曾参与《鲁迅全集》的编辑,在2005版全集面世时,曾撰数万字长文详述了《鲁迅全集》的历史。这里摘选该文之概要;

  • 第二篇,《“在今天,鲁迅真是美丽了”》。最近,我们请北京鲁迅博物馆常务副馆长黄乔生先生编选的《鲁迅影集》正式出版了,这本书集齐了目前能搜集到的鲁迅的所有照片,共计115幅。这里发黄先生写的前言,并顺带放几张鲁迅照片;

  • 第三篇,今天,我们就细读一遍《狂人日记》。作者是去年逝世的鲁迅研究大家王富仁先生。

“在今天,鲁迅真是美丽了”

另外,还要预告一场活动。5月20日上午10:00,我们将邀请黄乔生先生在鲁迅博物馆会议室做主题为“俯首横眉——鲁迅生命的瞬间”的演讲。讲座后,读者还可以在讲解员率领下参观鲁迅博物馆宝贵 展陈,零距离感受鲁迅故居。现场读者还可获赠印有纪念章的“《狂人日记》发表一百周年暨《鲁迅影集》出版纪念”明信片(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狂人日记》发表一百周年纪念暨《鲁迅影集》分享会

主题

俯首横眉——鲁迅生命的瞬间

嘉宾

黄乔生

(北京鲁迅博物馆常务副馆长)

时间

2018年5月20日10:00

地点

北京鲁迅博物馆会议室

(北京·西城·阜成门内大街宫门口二条19号)

鲁迅的动人瞬间

他的脸,总是那么动人;

他的眼,总是闪耀着智慧的兴味;

而在今天,他真是美丽了。

——艾格丽丝·史沫特莱

“在今天,鲁迅真是美丽了”

《鲁迅影集》前 言

文 | 黄乔生

照相术的发明,使人们的真实形象得以保存和流传。在此之前,官府追捕逃犯,要“画影图形”,张贴通衢;无论画得与本人多么相像,也难以达到照片那样逼真。中国古代的人物画像,不重素描功夫,哲人文豪,帝王将相,各有模式,千人一面,难以分辨。在日文里,照相称作“写真”,但照相也会有走样和失真的时候。有一回,鲁迅的一位日本朋友写信给他,说在报纸上看到他的“写真”,形容瘦削,不像他本人。鲁迅回信调侃道:他本人的形象没有这么枯槁,可能是照相机枯槁了吧。这也提醒我们,照相机反映出来的人物形象,其真实性或有可疑之处。

鲁迅生活在十九世纪末期和至二十世纪初前期,这个阶段,正好是照相术进入中国并逐渐发达的时代。尽管鲁迅并不十分热衷照相,但他一生也留下了不少照片。照片提供的直观人物形象,是一个人的档案性资料中最重要的部分之一。研究鲁迅,应该将这部分资料收集完备,断定拍摄日期,梳理来龙去脉。1977年,文物出版社出版了《鲁迅》影集,收录鲁迅一百一十四张照片。但实际上,鲁迅存世的照片数量并没有那么多,因为这本画册中有些照片是将合影中的鲁迅形象裁切出后局部放大的。从那时到现在,又有一些鲁迅照片陆续被发现。

“在今天,鲁迅真是美丽了”

1918年1月13日,浙江绍兴中学校旅京同学会合影。三排左起第二人为鲁迅。这是现存唯独一张鲁迅在1918年的照片。

文物出版社《鲁迅》影集的编后记中有这样一段话:

“鲁迅生前照片的数量已不能确考,从有关记载看,最早的一张要算一九〇二年四月摄于东京弘文学院的入学照片(现在尚未找到),……最迟的摄于一九三六年十月八日……其间几经战火,保存下来十分不易。现在本书发表的照片,极大部分是许广平同志生前珍藏的,一部分是北京鲁迅博物馆、上海鲁迅纪念馆、绍兴鲁迅纪念馆和其他单位历年征集所得,个别照片则是鲁迅生前友好以及外国朋友保存的。这并不是全部。有的照片至今尚未找到,前面提到的弘文学院入学照片就是一例。”

该书还列举出几个线索:

  • 一、一九一六年正月“五日雨雪。赴部办事,午后茶话会并摄景。”。

  • 二、同月“十三日 晴。……下午开通俗教育会员新年茶话会,摄景而散”。

  • 三、一九二三年四月“八日 晴。星期休息。上午丸山、细井二君来,摄一景而去”。

  • 四、一九二七年一月“二十三日星期。……午后梁匡平等来,邀至大观园饮茗,又同往世界语会,出至宝光照相”。

  • 五、同年三月“一日。……午中山大学开学典礼,演说十分钟,下午照相”。

  • 六、又提到鲁迅1927年9月25日,鲁迅致李霁野信中的有一段话:“投稿于《莽原》之饶超华君,(前回寄回的照相中,坐在我和伏园之间的就是他。)回家路经汕头,被捕,现在好像已经释出。”

三十多年过去了,以上上述几次照相,除了通俗教育会员新年茶话会合影已经发现外,其余仍未显影。

“在今天,鲁迅真是美丽了”

由于时代的局限,文物出版社的《鲁迅》影集也存在一些问题。最突出者,如编后记中所说,“个别照片有所剪裁”。这是指把所谓政治上有问题的人从画面上删去。全书有八张照片被剪去或涂掉了某些合照者的身影。

“在今天,鲁迅真是美丽了”

如第七十八幅鲁迅、宋庆龄、蔡元培、萧伯纳、林语堂、伊罗生、史沫特莱等7七人的合影照,1933年2月17日摄于在宋庆龄寓所(孙中山故居)前。鲁迅当天日记记载:“午后汽车赍蔡先生信来,即乘车赴宋庆龄夫人宅午餐,同席为萧伯纳、伊、斯沫特列女士,杨杏佛、林语堂、蔡先生、孙夫人,共七人,饭毕照相二枚。同萧、蔡、林往笔社,约二十分钟后复回孙宅。绍介木村毅君于萧。傍晚归。”其中的一枚是7七人合影,另一枚是鲁迅、蔡元培、萧伯纳3三人合影(照了两张)。因为杨杏佛不在照片中,有人就认为他是拍摄者。1951年9月,为纪念鲁迅诞辰70七十周年,上海《文艺新地》第一卷第八期刊出了这张照片,但照片上只有剩下5五个人,林语堂和伊罗生均被涂去。此后全国各地报刊刊出的这张合影,都是“五人照”,如1956年10月15日出版的《文艺报》第十九号、10月16日出版的《萌芽》第十八号、人民美术出版社1957年出版的《鲁迅图片集》、上海人民出版社1977年5月出版的《鲁迅图片集》等等。据参与文物出版社《鲁迅》图片集编辑的周海婴、裘沙在《一部在逆境中诞生的文献》中说,他们知道这张照片上原本有七人后,四处追寻。从许广平珍藏的四本鲁迅照相册中没有找到,上海蔡粹盎女士保存的蔡元培遗物中也没有,上海宋庆龄故居、北京鲁迅博物馆、上海鲁迅纪念馆、绍兴鲁迅纪念馆的馆藏和展览中,也都仅有五人合影照。甚至在被人们认为是摄影者的杨杏佛的后人那里也没有找到原照。最后,从一位藏书家收藏的图书中找到一张图片做了翻拍。但其时《鲁迅》照片集已经出版了。宋庆龄逝世后,1981年5月29日,新华社刊发的一组照片中有一张就是“七人照”。该社配发的说明文字是:“一九三三年二月十七日,宋庆龄在家里宴请英国文豪萧伯纳等,并合影留念。前排左起:美国记者史沫特莱、中国现代著名教育家蔡元培、中国现代伟大的文学家鲁迅;后排左起萧伯纳、宋庆龄、美国记者伊罗生、中国现代散文家林语堂。”后来,有人考证,这张照片的拍摄者并非杨杏佛,而是当时《上海晨报》摄影记者毛松友。

在与鲁迅合拍过照片曾经出现在同一个画面的人中,林语堂是最倒霉的一位。同鲁迅的三张合影,他均被涂改过去。其他被涂掉的人物还有中央研究院史语所的李济和曾是鲁迅的学生、后来担任国民党政府地方官员的孙福熙。此类涂抹不仅出现于面世的《鲁迅》影集,那个时代出版的很多书籍中都采用了这样的做法。为了达到某种目的,有时甚至还使用了现在颇为流行的PS手段,将合影中的人物重新组合,让没有与鲁迅单独合影的人有了合影;如有些出版物将文艺漫谈会十几个人合影中并肩而坐的鲁迅和郁达夫挖出来单独洗印,等等。

此外,该书中有些照片的说明存在时代错乱、人物混淆的现象。直至今日,鲁迅照片使用中也还存在着诸如说明文字不准确甚至错误等问题。

“在今天,鲁迅真是美丽了”

照片显示的人的身体语言、合影者的关系等等,将鲁迅的某些真实呈现给世人,让观者从中体察鲁迅的内心,有利于去除神化或丑化鲁迅形象造成的偏见的迷雾。研究鲁迅,离不开作为第一手直观资料的照片。

“在今天,鲁迅真是美丽了”

这本影集,将鲁迅现存照片完整汇集起来,按时间顺序罗列,并加以简要说明,目的是让读者通过真实的鲁迅形象了解其生平约摸、精神状态,并从图片蕴含的信息中体会其所处时代的风貌。然而,把现有鲁迅照片的拍摄时间及照片中的人物等信息精准断定下来,难度不小。本书对照片的说明主要依据鲁迅日记,必要时也使用鲁迅亲友的回忆录等材料。有些照片还无法具体到日期,只能说春,或秋,甚或某年。其中部分人物还无法说明身份。如蔡元培、鲁迅、许寿裳与日本留学生合影,根据鲁迅日记等材料,断定拍摄日期是1923年1月7日,但照片上日本友人的姓名和身份,却难以一一认定。

鲁迅影集能达到现在这样的规模,要感谢收藏者、研究者多年的努力。本书的纂写,充分利用了他们的成果,并得到许多同行、友人的帮助。例如,刊登在日本《大阪朝日新闻》上的鲁迅照片,是日本记者与鲁迅会面时拍摄的,很可能就是他与日本友人通信中谈论“人还是照相机哪个枯槁”时的所指;朋友们或复印、扫描报纸,或翻译报纸上的报道,或搜集有关日本记者的资料,帮我断定了拍摄缘起和拍摄日期。

“在今天,鲁迅真是美丽了”

我搜集和研究鲁迅照片,起意于2009年赴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参加“多媒体鲁迅”学术研讨会。我在会上提交的报告《“开麦拉”之前的鲁迅——鲁迅照片面面观》,概述鲁迅现存照片,并对照片研究的一些问题加以讨论,虽然粗浅笼统,但也得到一些有价值的反馈信息。2013年,我对鲁迅的照片做了一次比较系统的整理和解读,出版了《鲁迅像传》一书(贵州人民出版社)。

鲁迅的照片不但关乎鲁迅本人的生平和他所处的时代,同时也对当前的鲁迅研究产生着影响。这正是所谓“恢复鲁迅真实面目”的最基础性的工作。

期待读者的责备指正,期待更多鲁迅散佚影像的发现和相关研究成果的面世。

黄乔生

2017年8月于北京

“在今天,鲁迅真是美丽了”

黄乔生,1964年生,现任北京鲁迅博物馆(北京新文化运动纪念馆)常务副馆长,研究馆员,中国人民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鲁迅研究会秘书长。曾参与策划《鲁迅生平展》《鲁迅的艺术世界》《旧邦新命——新文化运动百年纪念展》《中国战斗——中国抗日战争版画展》等展览;参与编辑《回望鲁迅》(22卷)、《回望周作人》(8卷)、《鲁迅博物馆藏品精选丛书》(5卷)、《鲁迅藏外国名著插图本》(4卷)、《鲁迅藏外国版画全集》(5卷)、《鲁迅藏拓本全集》(12卷)、《铭刻——中国抗日战争版画纪年》等书;其代表作有:《周氏三兄弟》《鲁迅与胡风》《鲁迅:战士与文人》《八道湾十一号》等。

“在今天,鲁迅真是美丽了”“在今天,鲁迅真是美丽了”“在今天,鲁迅真是美丽了”“在今天,鲁迅真是美丽了”“在今天,鲁迅真是美丽了”“在今天,鲁迅真是美丽了”

《鲁迅影集》,人民文学出版社2018年

鲁迅先生留存至今的个人照片一百余张。而由于种种原因,它们从未真正完整地以大尺幅高清的形式系统地展现给世人。这部《鲁迅影集》首次完整收录鲁迅一生留给世界的全部影像,均系所能找到的最好版本;经过仔细修片,力图达到最为清楚的效果;单幅单面,辅以最为准确精当之图注;全书特精装带函,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研究价值和收藏价值。

复制转发: “在今天,鲁迅真是美丽了”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