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头条
当前位置:看看头条 > 美文 > 正文

五月茅草花开,你在,我在,往事依旧在

欢迎点击上方“捡拾光阴的碎片”关注我们!

五月茅草花开,你在,我在,往事依旧在

五月茅草花开,你在,我在,往事依旧在

五月茅草花开,你在,我在,往事依旧在

文:吕春勤


一直对白色的花情有独钟。

有一种花,确切地说是一种草,花开无声但浩荡,花落随风飞扬,没有花香,也无盛装,一袭素衣,天涯远方。这花,便是毫不起眼的茅草花。

五月,绿色走向更深处,象趋于成熟的少妇,鲜润丰满,韵香暗藏!

向往着那满坡的茅草花,驱车驶离城区,把一片喧闹置于身后,穿行在村庄田野边的小路。微风拂面,鸟语欢畅,初夏的清绿把心浸润,顿觉凉爽。

这是个不曾到过的地方,远处能看到丘陵山坡,可进来满是高大的杨树、竹林。由于林子葱密偶然看到一户农舍,以为是独居的一家,仔细往里看,才发现原来是一大片村庄隐约于林中。不闻人声,偶然窜出一条柴狗,飞出一只土鸡。一位农妇挎着篮子不远处向我张望,下车问询怎样能到远处的山坡,谢过农妇,折返回行,在一个岔路口往村子外行驶。

离村子越来越远,视野也越来越广阔,绕过一个寺庙,远处的山坡尽收眼底,满目绿色夹杂着一大片一大片的白,这大自然的纯净色彩顿时让人兴奋不已。

不等先生停好车,我便迫不及待跳下来直奔坡上那片白。

天有些阴,虽然没太阳,但四五点的这时西边还是略亮些。从东向西看,茅草花在逆光中白得发亮,轻风吹过,一坡轻盈的白花如涌动的海水此起彼伏,甚是壮观。走近,发现大多数的花还裹在一起没彻底盛放,少数的花乍开绒绒轻盈的花絮,风一来便开心地随风纷飞,似乎要跟随风的脚步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五月茅草花开,你在,我在,往事依旧在

第一次看到茅草花是在六七岁那年。每到五六月,邻居的大哥哥大姐姐总带着我们一群小不点到野外挖茅草根,拿回家后父母把白白的茅草根洗净熬茶,我们当地称为“凉茶”。它的妙用是清热、去火、败毒、除湿。经常饮用,不感冒,不发烧,预防疾病。所以在这个季节,小伙伴们总是放学后或周末成群结队到山坡上刨挖。

由于年龄小,我只提个篮子跟在哥哥姐姐后面捡拾。当站在满山遍野开着白花的茅草丛里,我兴奋得象一头欢快的小鹿,采撷着雪白的花,放在唇前用力地吹,着迷地看着轻盈的花瓣在空中飞舞直至消失,仰慕着如果自己能变得象茅草花一样轻,想到哪里就飞到哪里该多幸福!

半天下来,伙伴们收获颇丰,小篮子里装满劳动成果。坡下有小溪,大家在溪边把茅草根洗净,坐在树荫下歇息,这时就有人提议,集体玩剪、包、锤,输的一方给赢家一根茅草根。我由于没有劳动成果,就在边上助阵呐喊看热闹,开心得象个小松鼠蹦来蹦去。

天色已晚,大家挎着篮子南腔北调地唱着歌,有的把茅草根放在嘴里用力嚼,吸着甘甜的汁液,呼出的气息都透着清甜。

我采下一根茅草花放在鼻下,依然无香无味,空气中充满的满是草的清香。先生在茅草花丛里拿着手机变换着不同的角度狂拍,又一阵微风吹过,丝丝的清凉把思绪带回到了青涩的岁月里。

那时常和先生一起采风写生,当然有时也借着写生的理由两人可以一起看风景,度过短暂浪漫的美好时光。

同样是这样的季节,我们坐在一片白色的花中,看着一天闲云清风,谈谈理想,聊聊爱情。我随手采一根茅草花吹散花絮笑着说:

“我要随风走天涯。”

你立刻也采下一根等绒花四散跟上一句:“你在哪里落脚,我便在哪里开花!”

“如果人是一朵花,你愿做什么花?”你歪着头问我。

我坚决果断脱口而出:“茅草花!”

你认真地看着我:“为什么?”

“不慕鲜丽,朴素纯粹,自由奔放……”

不等我说完你转动着手里的茅草花:“待到暮雪白头,我们还要一起游走天涯,就象这白了首的茅草花”。

我们相视而笑,用那软软的花在对方的脸上骚弄着,清脆的笑声洒满山野,麦浪一般轻如羽毛的茅草花象纷扬的雪花在空中盘旋飞舞,青春的舞台上爱的情歌在原野回荡。

五月茅草花开,你在,我在,往事依旧在

远处,先生拿着一把茅草花向我走来,待到跟前,绅士般一手背后,一手擎花:

“请接收这大自然纯洁的祝福”!

又一阵笑声响起,惊得一只山鸡扑楞着翅膀“咕咕”叫着向远处飞去。

我示意先生坐下,摆出多年前在茅草花丛里同样的坐姿给他拍照,他幽幽地说:

“同样的姿势一样的花,可惜容颜渐衰,芳华不再,一脸沟壑山川喽。”

“岁月可以改变模样,可摧残不了开在心里的花”。我边说边按下快门。

听一老者说,茅草花还有一个特殊功效:治鼻血。

儿子小时候经常流鼻血,吃了很多药不见起效,采用老先生的方子,果然效果奇好,茅草花用水煮,放少许冰糖,象饮料一样,甘甜爽口,儿子也很乐意喝。竟把多年流鼻血的毛病给治好了。遇到哪家小孩有这样的毛病,我总不厌其烦地推荐这个简单又省钱方子。

这不起眼的茅草简直浑身是宝。

采摘一把插入花瓶,虽无花香,却能闻到大自然最朴素的香气,思绪会悠荡在无垠的田野之上,心情象五月的太阳,五月的风,温软惬畅。

五月茅草花开,你在,我在,往事依旧在

一辈子遇见太多的人,能记住的能几个?一生历经多少事,能想起的又有多少?唯有这些看似无关紧要的闲花野草却根植蔓延于心的旷野。每当回忆的风轻轻掠过,那浩荡的白花在无涯的心田摇曳的全是纯纯的清香,那香只有自己能闻到,那美妙也是只愿一人缓缓乐享的静好!

生活若是一本书,它不是激情澎湃最出彩的华章,它只是平实舒缓的如涓涓细流的小片段,但正因为平实才使得内心安然平静,成了你可圈可点镌刻在记忆深处的文字。

生活若是一串珠,它不是最闪亮昂贵的一颗,它只是极为寻常但闪着灵气的普通石籽,只因你偏爱有加喜揣于心,它便有了你的温度,你便带了它的气息,成了一生最珍爱的一粒。

五月茅草花开,满坡飞雪,风来,云来。

五月茅草花开,重温往事,你在,我在。


吕春勤,女,一个酷爱文字、音乐和旅游的中年人。当过工人,做过银行职员。现经营一家书画教育机构兼书画老师。业余时间爱写一点拙文和小诗,余生有文字和书画陪伴,足矣。

复制转发: 五月茅草花开,你在,我在,往事依旧在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