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头条
当前位置:看看头条 > 汽车 > 正文

我靠手艺吃饭,你却和我算成本

如今靠手艺吃饭的人,路好像越走越窄。实实在在做工赚的钱到手数来数去还是那么多,除去孝敬爹妈和自己生活必要的支出,剩下存起来的积蓄实在少的可怜。汽修工的存在感越来越弱,更没有人会关注我们的工作环境和生活质量,我们只是普普通通的汽修工,奈何不了所谓的行业法规,只能在心里默默感叹,匠人的操守我们做到了,但社会对匠人们的认可和保护在哪里?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匠人精神?

我靠手艺吃饭,你却和我算成本

修车人都没钱?有钱谁修车啊?

我靠手艺吃饭,你却和我算成本

车里很臭

有的车主太不讲卫生,车里面的味大得不得了,一座进去就反胃了,不知道车主怎么受得了。还有的车,前机盖一打开,一大堆老鼠叼的骨头还有老鼠尿啊啥的,能把人熏死。

我靠手艺吃饭,你却和我算成本

工具不齐全

一些常用的工具,比如:10mm 的扳手、12mm的套筒、钳子什么的,关键时候总是要花很长时间去找,有时候干脆找不到,只能重新买。

我靠手艺吃饭,你却和我算成本

技术价值

查电路,和异响类的故障,费事还收不到钱:查电路和异响,最考验技术和耐心,有的车主不理解,明明没有换什么配件,怎么还要收费?哎,他不想想,有给他查异响的这些时间,我们能做好几个保养了。

我靠手艺吃饭,你却和我算成本

付出的价值

快下班了,地都拖洁净了,又有车来修:累了一天,好不容易赶在下班前交完最后一台车,准备捡好工具,搞好卫生就下班,谁知道又有一台车开来修。唉,又要加班了。

我靠手艺吃饭,你却和我算成本

一身油污

修球笼,太多油弄手上,而且不好清洗:修球笼漏油,或者修球笼每次都弄得满手油,而且洗都洗不洁净。晚上都不好意思去跟朋友同学聚会。

我靠手艺吃饭,你却和我算成本

辛酸无奈

弄坏了配件,老板要我们自己掏钱赔:有时候,真的不是自己故意,弄坏了配件,老板还要从工资里全额扣钱,你说我弄坏了配件,我是有责任。但是,也不能全部让我们出这个钱吧,厂里多少也要出一部分吧。

我靠手艺吃饭,你却和我算成本

随意的生活

忙完后,去饭堂,发现饭菜都冷了:修车的经常不能按时吃饭,十个修车的师傅,八个都有胃病。有时候把手里的活忙完,跑去饭堂一看,已经没有菜了,饭也是冷的。

我靠手艺吃饭,你却和我算成本

有技术的苦力

洗车工请假了,自己修的车还要自己去洗:修完一台车已经很不容易了,有点小累。有时候还要被叫去洗车。

我靠手艺吃饭,你却和我算成本

随意的薪资

发工资不准时,老板拖欠工资:发工资没有准时过,总是要拖几天,有时候还拖个十几天。我们工资本来就不高,一家人都盼望这点工资生活,就不能准时一次吗?

我靠手艺吃饭,你却和我算成本

战战兢兢

刚修好的车,出车没几天,又开回来了:最怕返工、返修。有时候看到前几天修的车又开过来了,心里总会咯噔一下。但是如果不是修上次同样的问题,那就放心了。

我靠手艺吃饭,你却和我算成本

干这一行,就算再小心,受伤也在所难免。且不说不要紧的小擦小破、轻度淤青。钣金修复,经常有车子撞得奇形怪状,车身变形的金属件露出锋利的断面,修复过程中稍不小心碰上就是一条深深的口子,血流不止;干机修就算聚精会神,一个来不及就会被旋转的齿轮伤到,轻者手指错位,重了断手断脚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靠手艺吃饭,你却和我算成本

客户只会嫌你修的慢,抱怨要价高,却没人关心我们受了伤,流了血。有的人开奔驰,车价动辄上百万,有时候还要因为三五十块的工时费软泡硬磨;有的人开宝马,戴着名表拿着名包跟我们砍价一砍就是四五十分钟。我们替客户着想,加班加点,带伤维持,赚的都是血汗钱,回过头却是这般相待,我们不求客户心疼自己,只求给我们应有的尊重。

我靠手艺吃饭,你却和我算成本

喷漆工一年四季都在不停地打磨腻子,干磨灰尘四起,水磨裤子和鞋都要被水打湿,夏天浑身湿漉漉就像整桑拿,冬天身上到处是冰碴,久而久之身上的关节受凉就会痛;喷漆整天在密闭的烤漆房里,就算带着口罩也难挡刺鼻的油漆味,眼睛被熏得又酸又涨泪流不止,下工了回到家躺在床上呼吸肺部还隐隐作痛。

我靠手艺吃饭,你却和我算成本

有时候真的觉得前路迷茫,看不到希望。难道我们的一生要被划分为两个部分?前半生年轻时靠吃身体赚钱,后半生老了身体不行了用之前赚的钱养老。汽修工也是默默在为社会奉献的人群,有了他们才有了畅通的车水马龙,有了他们才有了千万辆汽车的平安。这样的人群,理应受到的是社会的尊重、认可和器重。

复制转发: 我靠手艺吃饭,你却和我算成本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