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头条
当前位置:看看头条 > 历史 > 正文

建康沦陷,援军瓦解

建康沦陷,援军瓦解

当初,建康城门刚刚关闭的时候,城里有男男女女十几万人,披盔戴甲的将士有二万多人。被围困的时间一长,大多数人身体浮肿,气喘吁吁,十个人中有八九个死亡,能够登上城墙作战的不满四千人,他们都瘦弱不堪。

城里的道路到处横躺着尸体,无法掩埋,腐烂后的尸体流出的汁液积满了沟渠。在这样的时刻,大家将希望寄托在外面的援军身上。

城门外的援军大都督柳仲礼只知道聚拢歌舞妓女,终日设宴寻欢作乐。将士们天天去向他请战,他都没有答应。

安南侯萧骏劝说邵陵王萧纶说:“宫城面临的危险已经如此严重,但是都督却还不去救援,如果万一真的发生了料想不到的事,那么殿下您还有什么脸面在这个世界上立身?现在我们应该把部队分成三路,出其不意地攻打叛贼,一定可以取胜。”萧纶不肯听从他的意见。

柳津登上城楼对柳仲礼喊话说:“你的君王与父亲正在受难,而你却不能竭尽全力救援,百世以后,人们会将你说成什么人?”柳仲礼听了也不在意。

梁武帝向柳津盘问计策,柳津回答说:“陛下有邵陵王这样的儿子,我有柳仲礼这样的儿子,他们既不忠又不孝,叛贼怎么能平定呢?”

三月初三,南康王萧会理与羊鸦仁、赵伯超等人把军营推进到东府城的北面,约定晚上指挥部队渡江。到了佛晓时分,羊鸦仁等人还未到达指定地点,侯景的部队就已经发现。

没等援军建立营地,侯景便派遣宋子仙前来攻击,赵伯超望风而逃。萧会理的部队遭到惨重的失败,战死及淹死的达五千人。侯景把这些人的头颅堆到宫门下面,向城里人示威。

侯景又派于子悦向梁武帝求和,梁武帝派遣御史中丞沈浚来到侯景处。

侯景实际上没有离去的想法,他对沈浚说:“现在天气正是炎热的时候,我们的部队无法行动,请让我们暂且留在京师立功效力!”

听罢,沈浚愤怒地谴责侯景,侯景不做正面回答,而是横刀呵斥沈浚,示意要杀掉他。

沈浚说:“你忘恩负义,违反盟誓,本身就被天地所不容!我沈浚已经五十多岁了,经常担心不能死得其所,你何必要用死来威胁我!”说完,他头也不回就径直离去。侯景敬佩他忠诚正直,放掉了他。

侯景挖开皇宫门前的玄武湖,再次引出里面的湖水灌城,开始从各处猛攻,昼夜不停。邵陵王的嫡长子萧坚屯驻在太阳门,他终日不是赌博就是饮酒,不体恤手下官吏与将士的疾苦,他的书佐董勋、熊昙朗恨透了他。

建康沦陷,援军瓦解

十二日,下半夜临近佛晓的时候,董勋、熊昙朗从宫城的西北楼引导侯景的人马攀登上来。萧坚的弟弟永安侯萧确奋力拼搏,也无法打退敌人,他就推开宫中的小门启禀梁武帝道:“宫城已经陷落了。”

梁武帝平静地躺着不动,问道:“还可以打一仗吗?”

萧确回答说:“已经不行了。”

梁武帝叹了一口气说道:“天下是从我这里得到的,又从我这里失去,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

他于是对萧确说:“你快些离开,告诉你的父亲,不要记挂我和太子。”便派萧确去慰劳各路援军。

没有多久,侯景派王伟来到文德殿拜见梁武帝,梁武帝下令揭起帘幕,打开房门带王伟进来。

王伟进来后,将侯景的文书呈交给梁武帝,声称:“我们受到一些奸佞的蒙蔽,率领人马进入朝堂,打扰了皇上,现在特地到宫中等候降罪。”

梁武帝问道:“侯景在什么地方,你可以把他叫来。”

侯景来太极殿的东堂晋见梁武帝,随身带了五百多名披盔戴甲的武士保护自己。他在大殿下面跪拜,以额触地,典仪带着他走到三公坐的榻前。

梁武帝神色如常,问侯景道:“你在军队的时间很长,真是劳苦功高呀!”侯景不敢抬头正视梁武帝,汗水流了一脸。

梁武帝又问:“你是哪个州的人,敢到这里来,你的妻儿还在北方吗?”对这些问题侯景都害怕得不能回答。

任约在旁边代替侯景回答说:“臣下侯景的妻儿都被高家屠杀光了,只有我单身一人投靠了陛下您。”

梁武帝又问道:“当初你渡江过来的时候有多少人?”

侯景说道:“一千人。”

“包围宫城时有多少人?”

“十万人。”

“现在共有多少人?”

“四海之内没有不属于我的人。”梁武帝低下头去不再说话。

侯景又到永福宫去见太子,太子也没有表现出害怕的神情。太子身边的侍卫就已经惊慌地逃散了,只有中庶子徐摛(chi)、通事舍人殷不害在一旁侍奉。徐摛对侯景说:“你来拜见应该遵守礼节,怎么可以像现在这样?”

侯景听了就跪下参拜,太子与侯景说话,侯景又不知道怎么回答。

侯景离开之后,对亲信王僧贵说:“我多年征战疆场,面临刀丛箭雨心绪平稳如常,一点也不害怕。今天见到萧公,心里居然情不自禁地恐慌起来。这岂不是天子的尊严难以触犯吗?我不能再见他们了。”

于是,他把两宫的侍卫都撤掉,放纵将士把皇帝及后妃使用的车辆、服装还有宫女都抢得一干二净。又将朝廷官员、王侯等捉了送往永福省,派王伟守卫武德殿,于子悦屯驻在太极殿的东堂,接着又伪造梁武帝的诏书,下令大赦天下,加封自己为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

十四日,侯景派遣石城公萧大款带上梁武帝的诏书,去下令解散外面的救援部队。

柳仲礼召集各位将领商议此事,邵陵王萧纶对柳仲礼说:“今天该下什么样的命令,我们都听将军您的了。”柳仲礼一直看着他没有回答。

裴之高、王僧辩说道:“将军您拥有百万人马,却致使皇宫沦陷,眼下正应是投入全部力量决一死战的时候,何必多言呢!”柳仲礼居然始终不发一言,各路援军只好分散,回到各自原来驻守的地方去了。

南兖州刺史临城公萧大连、湘东王嫡长子萧方、鄱阳王嫡长子萧嗣、北兖州刺史湘潭侯萧退、吴郡太守袁君正、晋陵太守陆经等人都返回本来镇守的州郡,邵陵王萧纶投靠到会稽。

柳仲礼和他的弟弟柳敬礼,还有羊鸦仁、王僧辩、赵伯超一道打开营门向侯景投降,将士们没有不叹息愤恨的。

柳仲礼等人进入京城之后,先拜会侯景然后才晋见梁武帝,梁武帝不跟他们说话。柳仲礼见到了父亲柳津,柳津痛哭道:“你不是我的儿子,何必屈尊来跟我相见!”

湘东王萧绎派遣全威将军王琳运送二十万石大米来赠送援军,到达姑孰时,他们听说宫城已经陷落,就将大米沉到江中,然后回去了。

侯景下令焚烧宫殿内堆积的尸体,那些病重但是还没有断气的人,也都被堆集在一起烧掉了。

十五日,朝廷颁下诏书征召原来的镇牧守,可以回到他们过去的任所去。侯景留下了柳敬礼、羊鸦仁,而派遣柳仲礼返回司州,王僧辩回到竟陵。

当初,临贺王萧正德曾经与侯景约定:平定宫城的那一天,不得保全皇上与太子。等到城门打开时,萧正德带领人马挥着刀准备冲进去,侯景却派手下的士兵把守住了大门,所以萧正德最终没有达到目的。

侯景让萧正德改任侍中、大司马,文武百官都恢复了原来的职务。萧正德进入皇宫晋见梁武帝,一边跪拜一边哭泣,梁武帝说道:“你眼泪流个不停,有什么可伤心的呢!”

侯景攻入宫城后,秦郡、阳平、盱眙三郡都向他投降了,东徐州刺史湛海珍、北青州刺史王奉伯则带领全城投降了东魏,青州刺史明少遐、山阳太守萧邻弃城逃跑,东魏占领了这些地方。

侯景任命萧邕为南徐州刺史,代替西昌侯萧渊藻镇守京口,又派遣手下的将领徐相攻打晋陵郡,郡守陆经带领全郡军民投降。

建康沦陷,援军瓦解

复制转发: 建康沦陷,援军瓦解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