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头条
当前位置:看看头条 > 教育 > 正文

苍溪:“四乐”育桃李之乐教篇

苍溪:“四乐”育桃李之乐教篇

离县城一百多公里的彭店乡清泉寺,位于苍溪、巴中两地的交界处。这里群山环绕,远离城镇,是两地边民的朝圣之地。清末民初,德高望重的乡绅借佛堂兴办义学,延请博学硕儒为师,形成了清泉寺小学的前身。

早晨七点半,向国光老师准时打开校门,等着他的五名学生来校上课。

风从巴中的山谷吹来,朝苍溪的谷口冲去,教室外的古柏沙沙作响,便有枯枝落叶随着风在校园里乱窜,宛若那些调皮的村童。向老师叹了口气,细心地打扫地上的落叶。如今偌大的校园空荡荡的,有些人迹罕至的地方便有一些杂草冒了出来,向老师就细心地把它们清理掉,这成了他40年来的习惯。

“得把它拔掉呢,免得藏些蛇虫之类的东西,伤着孩子可不好。”向老师一边打扫一边对我们说,“我就是在这所学校启蒙的,工作后就回到这里,一直到现在。你别看学校现在人少,八十年代最多的时候有五六百人呢,苍巴两地的孩子在这儿读书,一到六年级都有,教职工就有十多个呢。”回忆起学校的鼎盛时期,向老师不胜唏嘘。

由于清泉寺小学地处偏远,随着生源的减少,这所农村小学迅速凋敝,如今只有2个年级5名学生,向老师是这所学校最后的留守者。

“向老师,学校的生源这么少,你为什么不申请调走呢,你家就在在镇上,教育局领导也曾多次劝你回到镇中心小学上班的。”笔者满心疑问。

“回镇中心小学上班对我倒是方便,可是我走了,这些娃娃咋办呢?就五六岁的娃儿,跑到离家十多公里的学校去上学,虽然学校可以寄宿,可是那么小的娃娃,一周见不了家里人,好可怜的嘛。我坚守在这里,他们就可以在离家近点的地方读书,下午放学回去后,父母家人就可以陪着,这才是小孩子最好的生活学习方式。再说我教一、二年级,两年后娃娃就大点了,自理能力强一些,再去寄宿家里人也放心些。”

“可是,现在不是有许多家长都在场镇陪读吗?”笔者仍然试图说服自己这个昔日的启蒙老师。

“那是家庭条件好点的嘛,可是对那些贫困户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其实班上的5个孩子,家庭都有这样那样的困难,能在这里读书已属不易,哪儿还有能力去镇上读书。我若走了,这些孩子读书就更艰难了。” 向老师直起腰看着树上锈迹斑驳的大钟,坚定地说,“这些孩子是家庭的希望。我在岗一日,这学校的钟声便会响起。”

打扫完学校,时间已经指向八点,五个孩子已陆续到校。“当当当……”向老师敲起了那座年代久远的钟,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望着身子已经佝偻的向老师,笔者的眼睛湿润了,在这偏僻之地,他苦行僧般坚守四十年,度的是辛劳劫,修的是兴学缘。

上个世纪8、90年代,全县就有2000多民办代课教师放弃了外出打工致富的机会,坚守在三尺讲台,把青春和热血都无偿地献给了山村的教育事业,有许多人甚至到了退休年龄仍未解决编制问题。随着城镇化步伐加快,如今全县仅剩30多所村级小学,仍有30多位同向老师一样的坚守者。他们守护着学校,守护着乡村基础教育,培育着振兴乡村的接班人。

苍溪:“四乐”育桃李之乐教篇

作家教师李桂芳参加学生校园文学沙龙

与向老师一样,苍溪中学教师陈正文一生奉行榜样的力量,近乎严苛地请求自己要做师德的表率、学习的表率、躬行的表率,他常说:学生的高校录取通知书就是对自己最大的褒奖。

陈老师维持用人格的力量影响他人。他注重言传身教,潜移默化地带动影响学生。他与学生一道参加劳动教育,一道参加体育课、文艺活动、社会实践活动课,他是学生们心目中的“陈爸爸”。

陈老师注重教学研究,善于总结自己在教学实践中的方法、经验,是省级专业刊物的副主编,参与青少年科普读物《数学的奥秘》编写。他与数学组里志同道合的老师刻苦攻关、义务辅导学生,在全国高中数学联赛上斩金夺银。他以极大的热情关心青年教师的成长,先后带出了一大批优秀教师成为高中教育的骨干力量,他是同事们亲切的“陈大哥”。

陈老师维持终身学习,不断更新知识储备,不断改进教学方法,带头开讲座,上公布课、示范课、实验课,教学成效显著,30多年来先后为高校培养输送了2万多名优秀人才,被全县教育系统誉为“陈铁牛”。

在苍溪中学校园,笔者还见到陈老师的同事——美女作家李桂芳。李老师头上有无数光环——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校园文学委员会会员、广元市则天女子文学社副社长、广元市科普作家协会副会长、《读者》签约作家、全国“十佳教师作家”,已在全球百余种文学刊物发表了各类文学作品百余万字,是省内外很有影响的青年作家。担任苍溪中学办公室副主任后,学校为了给她减压,为她调减了一个班的教学任务。她实在舍不得相处两年的学生,还私下哭了一场。李桂芳深情地说:“我所有的成绩,都来自校园,来自朝夕与共的学生。虽然当一名职业作家,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而且也多次有这样的机会,可是离开了校园,离开了学生,这一切终将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还是让我安心教书吧,那才是我甘愿奉献终身的事业。”

在全县近5000名在职教师中,向老师、陈老师、李老师这样的教育情结比比皆是。当年,县实验中学王教师20多岁,被借调到政法部门工作。可是每当经过校门,每当看到学生,他就会难受纠结,甚至失眠。一周后,他读到学生恳求自己回校上课的联名信,泪湿眼眶,没有丝毫顾虑,当即决定重拾教鞭。如今,年近花甲的王老师捋着自己的满头银发,动情地说:“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在教育的舞台上纵情地施展才能,人生很圆满。”

苍溪:“四乐”育桃李之乐教篇

苍溪:“四乐”育桃李之乐教篇

抗震救灾模范文笃敏老师

为了苍溪的教育事业,老师们不仅奉献了青春,奉献了热血,甚至献出了生命。苍溪职中教师刘小兵(“四川省优秀教师”“四川省烈士”),在生与死的考验面前,用年轻的生命奏响了舍生取义的强音;运山小学教师文笃敏(全国抗震救灾模范),在地震来暂时毫不退缩,只身徒手救出32名学生;田菜小学教师冯敏(全国“优秀教师”、四川省“五一巾帼奖章”获得者、四川省“最美乡村教师”),视教书育人为事业,更是庄严使命。在她的眼中,每一个孩子都是天使。“爱岗敬业、无私奉献”,在苍溪的教育园地里,几乎无处不在、无人不在。无数优秀的教师不为名利所动,甘于清贫,乐于奉献,坚守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把青春和热血献给了苍溪的教育事业,构成了一支稳定的、高素养的教育从业者队伍。这,才是苍溪教育长盛不衰的坚固基石。

作者:李靳

编辑:郑杨

复制转发: 苍溪:“四乐”育桃李之乐教篇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