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头条
当前位置:看看头条 > 教育 > 正文

在线教育“班主任”: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在线教育“班主任”: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16点,青年路,正在工作的在线教育“班主任”。

下午4点,崔秋月正和学生家长交流,即使在电脑的另一端,她依然精神饱满,笑容灿烂。

“年轻,活力,正能量!”说的就是90后姑娘崔秋月,尽管每天上班超过12个小时,周末都用来补觉,但她用这几个词形容自己在线少儿英语教育的工作状态。

刚刚过去的周一,是学生一周选课的时候,“班主任”崔秋月忙到凌晨1点才下班,周末还连续2天生病发烧。但周二上午,她依然出现在公司,亮橙色的套头衫征服,一头洁净利落的齐耳短发。

2018年,是这个唐山姑娘在北京“北漂”的第四个年头,工作换了3份,月薪也上了4位数。

回想起4年前的冬天,大专毕业的崔秋月独自从家乡来到北京,在半地下室的出租屋里落了脚。崔秋月学的是英语幼儿教育专业,她在一家线下少儿教育机构找到了第一份工作,每个月2400元工资。

2016年,同许多渴望机会的年轻人一样,崔秋月加入了浩浩荡荡的互联网工作者的大军,从线下转到了线上,在VIPKID做“学习成长伙伴”。

这份工作有点像学校里的班主任,需要对自己所管的学生负直接责任。不同的是,崔秋月无需亲自授课,这里的老师都是北美外教,而她的工作是与学生、家长和外教三方进行沟通。

“虽然不和学生面对面交流,但该注意的事还得注意”。Ruby是崔秋月班上的学生,起初,上课时什么都听不懂。焦急的家长打电话同崔秋月讨论相关情况,作为班主任的她不但要安慰家长还要通过视频鼓励学生。

“想要在一家成立4年估值就超过10亿美元的互联网独角兽企业生存下来,就必须适应快节奏、高强度、长时间的工作,”崔秋月坦言。

最高时期,秋月同时负责230多名孩子,这也意味着与230位孩子家长一一对接。无论接到哪位家长的电话,她都必须快速反映,从自己的大脑记忆库中,调取对应学生的学习情况,并回答家长的一系列问题。

为此,崔秋月特意建了个工作表,逐一记录她负责学生的各方面信息,帮助自己在最短的时间里记住每个孩子的情况。在崔秋月的身边,与她一样每天接打30、40通电话、回复上千条微信的“班主任”还有1600多名。

“有时候早上累得爬不起来的时候,我就会想,公司里那么多和我一样的人都在奋斗,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呢?”崔秋月又笑了。

复制转发: 在线教育“班主任”: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