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头条
当前位置:看看头条 > 电影 > 正文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之前给大家聊过几部有关侵害幼女(或少女)的电影,比如让人看得一身冷汗的《水果硬糖》,比如理性克制的《嘉年华》。

而我今天要聊的电影跟以上两部片子的画风都不一样,也不是《素媛》那种催泪向,它以残酷的侵害案件为起始,过程中却多了不少魔幻色彩,十分特别——可爱的骨头》。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可能小伙伴会有疑惑:侵害幼女(少女)怎么还能拍出魔幻色彩?但看看本片的导演,估计就不觉得奇怪了——彼得·杰克逊

没错,就是那个拍出《指环王》&《霍比特人》三部曲,被影迷称为“彼得大帝”的导演。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彼得·杰克逊对于魔幻题材的驾驭能力不必多说,在这部《可爱的骨头》里,也能找到许多奇幻画风场景,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至于这些场景与幼女侵害案件有什么关系,大家不妨先一块了解一下剧情。

本片的女主苏茜是个14岁的女孩,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拍照,梦想将来能成为一名野生动物摄影师。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进入青春期的苏茜与同龄女孩一样,开始对学校里的帅学长心动,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也开始嫌弃妈妈给自己织的花色略幼稚的毛线帽。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而要如果说苏茜和别人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她做过一件了不起的事情——独自开车带着误吞异物而窒息的弟弟冲去医院。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她的果断与勇敢不仅挽救了弟弟的性命,也让全家人如释重负,外婆还预言苏茜一定会好人有好报。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但之后的故事并不是这样。

苏茜某天放学回家路上,被猥琐的邻居大叔哈维骗进了一个地下室里残忍杀害,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而哈维的这次犯罪早有预谋,他在自家花园里跟苏茜的父母打招呼的时候就把目标锁定在了爱拍照的苏茜身上,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随后,哈维精心设计了一个只能容下两三个人的地下室作为陷阱,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并把陷阱的地址选在了苏茜回家时必经过的空旷的玉米地,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最终他利用孩子的天真和好奇心,让苏茜主动走进了“漂亮的陷阱”,将其残忍杀害。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出事当晚,苏茜的父母便报警追寻女儿,但最终等来的只有那顶沾满泥土的毛线帽,和她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结果,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而之后警方的调查也很不给力,他们虽然按照程序找到了哈维进行盘问,但并没有发现苏茜经常佩戴的手链就在他家里,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哈维随后就把所有的证据统统销毁,案件陷入僵局,而苏茜的父母也就此沉浸在痛苦之中。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这部分的情节整体看来,与我们印象中的幼女侵害电影并无太多区别。按照套路,这种一开始就把凶手透露给观众的电影,之后的剧情要么是错综复杂的调查,要么是直接展开复仇。

但《可爱的骨头》并没有走这些套路,被害的苏茜也没有就此消失,而是进入了一个介于现实和天堂之间的地方,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在那里,苏茜遇到了一个叫霍利的女孩,她告诉苏茜,所有来到这儿的人都回不去了,只能朝着天堂出发。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然而尽管这个特殊的空间风景绝美还通向天堂,但苏茜却并不甘心接受这样的命运。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因为她还挂念着家人,还没有跟帅学长约会、初吻,她更不甘心自己就这样被别人夺去生命。

于是苏茜停留在了那个“夹层世界”,开始围观起现实世界中的家人——

对于妈妈来说,苏茜的死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很长一段时间里,每当她看到年纪发型和苏茜差不多的小女孩,都以为是女儿回来了,而每每发现自己认错了人,内心又马上一阵刺痛。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渐渐的她开始刻意回避跟苏茜有关的一切,不愿碰苏茜的遗物,不肯再踏进苏茜的房间半步,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之后甚至直接离家出走,找了份苦力活儿,妄想用身体的劳累和远离家人的方式让自己忘记心灵创伤。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和妈妈逃避的方式不同,苏茜的爸爸则陷入了某种执念,他觉得害死苏茜的肯定是某个猥琐变态之人,于是开始疯狂地帮警方搜集“证据”。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他还把苏茜拍摄过的几十个胶卷全都冲洗出来,在照片中追寻可疑的坏人,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然而忙活了将近一年,爸爸非但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反而开始变得神经兮兮、疑神疑鬼,他甚至质疑负责案子的警官根本没有查案的本事。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虽然现实中的调查并没有任何进展,但爸爸对苏茜的这种执念开始对那个“夹层世界”产生影响——

爸爸为苏茜点亮一支蜡烛,苏茜那边的世界马上亮起暖和的烛光。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同时,还有一个人比爸爸更加能感受到苏茜的存在——会通灵的女同学露丝。苏茜在被害的那晚发生了魂穿,恰好与露丝擦肩而过,两人就此形成了神秘的联系: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这边露丝捡到了帅学长给苏茜写的情书,苏茜便在那边也get到了学长的爱意,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也因为那封情书,露丝和帅学长开始相熟,苏茜便时不时能通过围观露丝看到帅学长。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这种神乎其神的联系与羁绊,让苏茜觉得自己不再孤单,她甚至认为自己没死,依旧以另一种方式活着,而那个“夹层世界”也变得更加玄幻、五彩斑斓。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但苏茜在那个空间里看到的并不完全是美好的景象,还有那个猥琐变态又残忍的哈维不为人知的阴暗面——

他是个专挑女性下手的惯犯,最小的受害者甚至是只有6岁的幼女,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苏茜遇到的霍利也是其中之一,那些女孩们的尸体多被哈维埋入地下、坠入水中。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而苏茜则是他的第7个目标,碎尸后被塞进一个保险箱,就藏在他的家中。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但这些在“夹层世界”看到的真相并不能成为证据,苏茜必须想办法把这些发现告诉给现实生活中的人。

而这时恰巧爸爸通过苏茜之前拍摄的照片,开始怀疑一直低调得不太正常的哈维。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于是苏茜拼尽全力,通过哈维院子里已经枯萎的花向爸爸“发功”,暗示眼前的哈维就是凶手。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虽然爸爸一开始也不太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但他发现哈维一直对自己刻意回避,瞬间认定哈维就是凶手。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而同样怀疑哈维的还有苏茜的妹妹林赛,她总觉得哈维的房子里有诈,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为了证实自己的直觉,有天林赛趁着哈维外出,悄悄潜入了他的家中追寻可疑的线索,结果这一翻直接发现了哈维之前设计地下室用的记录本,里面还赫然贴着苏茜的一绺头发。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林赛说什么都要把这证据带出去,但偏偏这时哈维返了回来,他发现家里进了贼,开始疯狂追赶,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好在林赛平时在学校就参加体能训练,虽然跳窗逃跑的时候摔惨了,但她最终带着那本证据狂奔甩掉了哈维。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然而,警方那边还是晚了一步,等他们赶来搜查,哈维早就卷起铺盖卷、带着装有苏茜尸体的保险箱溜了,他准备把保险箱扔进垃圾填埋场,就此彻底销毁证据。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看到这里,估计很多小伙伴快要抓狂了,不仅是因为哈维立刻就要再次逍遥法外,还因为苏茜的“时机”已到,必须要离开夹层,与其他被害的女孩们前往天堂。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而一旦离开夹层就无法再与现实世界产生联系,不能将哈维绳之于法。最后时刻,苏茜唯独的机会便是那个能够感知到自己的女同学露丝——只要苏茜像之前跟爸爸“发功”那样做出些暗示,露丝就会察觉到那个装着尸体的保险箱。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但苏茜最终并没有这么做,而是用最后仅剩的时间附身在了露丝身上,与帅学长完成了生前从未实现的初吻。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这样的结局让很多人看了始料未及,还有人直接对导演彼得·杰克逊也感到失望。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客观来说,这部《可爱的骨头》的确有明显的不足之处,虽然融合了家庭、奇幻、惊悚等元素,但每个元素之间并没有平衡好比例,

导致部分段落中的家庭戏刚刚展开就玩起了炫技奇幻,刚奇幻到起飞的阶段又加入了惊悚悬疑,观众难免会有“彼得大帝到底在干什么”的想法。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不过本片中有一点我很观赏,就是刚才说让人始料未及的结尾部分,苏茜并没有选择复仇、把凶手绳之以法,而是了却了自己生前小小的心愿。

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在多年围观家人生活的过程中,苏茜发现当人们一旦陷入悲剧的阴影中无法自拔,生活就会变得一团糟。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比如她的父母,在出事之后一直在为别人的罪行买单,一个把伤口藏起来选择逃避,一个自我催眠给自己定下虚构的希望,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但这样的方式并没有解决任何问题,不仅夫妻多年的感情因此遭到破坏,他们的生活也无法重新回到正轨。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对于这段伤痛,处理得最好的是苏茜的妹妹,她的确也曾为姐姐的去世而伤心,但之后并没有整日以泪洗面,而是用自己的方式变得更加强大,像同龄人一样去体验情窦初开、去生活。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因为在她看来,只有自己过好这一生,才对得起去世的苏茜。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影片虽然以幼女侵害为起始,但片中并没有刻意渲染犯罪场面,虽然片中有各种烧钱的特效场景,但也都是为故事服务,

它真正要表达的核心,是当人在遭遇痛苦经历过后,如何完成自救和释然。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而这一点,也与电影的原著小说的核心相同。

《可爱的骨头》故事灵感来源于作者艾丽斯·西伯德的真实经历,18岁时她遭遇残忍强暴,从此人生被彻底改变。

而在与心灵创伤博弈的过程中,艾丽斯发现让自己痊愈的并不是把那个强奸犯绳之以法,而是自己主动去坦然面对那段经历。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这个领悟过程,艾丽斯用了十多年的时间,期间经历了四处打工、写小说失败、吸毒成瘾等等波折,一直到33岁的时候,她才能平心静气地把自己的心路历程写成小说,也就是那本《可爱的骨头》。

所以不论是原著小说还是今天说的这部影片,重点并不是侵害事件本身,也不是非要血债血偿(当然最后那个杀人犯哈维还是被老天收走了),而是提供了一种自我救赎的方法——

不是每个人都能一帆风顺,当面对那些已经发生却又无力挽回的事情时,也许会痛苦和逃避,也许还会自我惩罚,但最好的方式永远不是独自舔舐伤口。只有及时止损、坦然给自己一个愈合的机会,才能真正勇敢开启新的生活。

复制转发: 最魔幻的侵害幼女案件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