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头条
当前位置:看看头条 > 军事 > 正文

对战“狙击手之王”,这个“莽夫”凭什么敢接下挑战书?

来源:中国军网 作者:孙杨、王贺民 等

对战“狙击手之王”,这个“莽夫”凭什么敢接下挑战书?

秦学志与哥方狙击手合影。

狂风呼啸,沙尘满天,一阵阵急促的枪声划破了清亮的天际,惊出一群林中鸟……

某综合训练场,一个宛如猎豹般的身影疾驰而过,而后迅速卧倒,侧身翻滚过前方小土丘,随即跪姿狙枪,将准星死死锁向了前方即将出现的人形靶。不远处,同样一个身影,利箭般的目光直射在前方……一场狙击对决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

秦学志是陆军步兵学院石家庄校区一名轻武器射击教员,此次对决是应国际赛场屡次摘金夺银,有“哥伦比亚狙击手之王”之称的对手的挑战,不承想,名不见经传的他自告奋勇,“鲁莽”接下挑战书。

“青年教员里敢挑此大梁的,怕是只有秦学志一个,就是一活脱脱的‘莽夫’!”一旁的老教授抿了抿嘴,双眼放光。

“人形靶迟迟不出,怕是‘有诈’。”秦学志暗自思忖。旋即将目光环视四周,果不其然,前方两百米不起眼处一人形靶缓缓“探”出了脑袋,并没有出现在预定位置。好一招“声东击西”,秦学志枪身一转,“砰”的一声,声起靶落,不由得心中暗暗窃喜,“靶子每次就一个,谁打中谁得分。”心想此刻对手一定气得直咬牙。

可别高兴得太早了,对手不是“省油的灯”,接下来的几个回合,秦学志落了下风,好几次“扑”了空靶。

对战“狙击手之王”,这个“莽夫”凭什么敢接下挑战书?

秦学志给外军演示战术动作。

狙击的对决不仅是技术的对决,更是信念的对决。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这场对决也成了拉锯战。高强度的体能消耗,身体磕磕碰碰的青一块紫一块,时刻高度集中的神经随时可能“瘫痪”……秦学志咬了咬牙,“你没放弃,我更不能放弃,跟你‘死磕’到底。”

双方你一枪我一枪,“你来我往”,比分持续走平,异常焦灼。而此时,场下老教授们都瞪大了眼睛,生怕错过一点精彩的瞬间。

一个“诡异”的人形靶的出现突破了僵局。只见前方土丘旁出现的一个人形靶,微露约四分之一的部分,其余部分都完美掩藏在土丘后,加上角度过偏,想要命中无疑难上加难。

对战“狙击手之王”,这个“莽夫”凭什么敢接下挑战书?

秦学志顶着酷暑给学员授课。

见到目标,秦学志顿时双眼放光,一个翻滚,向前扑出约十几米,苦练许久的卧姿无依托射击终于派上用场,“毫不讲理”地精确命中目标。而此时,扑倒带来的巨大摩擦,其力道之大,秦学志的身后已是烟尘滚滚,一套动作下来不到5秒的时间,连哥方狙击手都震惊了,这哥们是铁做的吗?

“并不是铁做的,就是有点‘虎’。”提起秦学志的“虎”,好像无人不知。

一米八的个头,国字脸,一对剑眉,看着虎背熊腰。早在秦学志刚考入军校之时,他的队长就一眼“相中”了他。“这小子看着‘虎气’十足,是块好料!”

岂料第一次集体做俯卧撑,“一二、一二……”一刚下去,二就没了反应,只见他趴在地上,脸憋的通红,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气得队长直跺脚,“啥‘虎气’,就是一‘病大虫’!”

“‘病大虫’也是“大虫”,只要‘对症下药’,火候到位,就能‘药到病除’。”开学初请求填报个人专业,众多专业中,属侦察兵专业最冷门,训练过于艰苦,很少有学员情愿碰这块“烫手的山芋”。可就是“虚”到俯卧撑都做不了几个的秦学志,居然想都没想填了侦察兵专业。

队长对秦学志的底细门清,当晚将秦学志拉到角落,“你可能不知道侦察兵的情况,你能吃的了那个苦吗?”“都说侦察兵是兵中刀尖,而我要当刀尖中的刀尖。”掷地有声的回答从秦学志一字一字蹦出来时,队长脸上露出了诧异的表情,随即轻轻拍了拍他肩膀,默许了他的做法。

逆袭从来是偶像剧里的情节,放在人才辈出的基层部队,不掉几层皮肉,想都别想。腿绑沙袋负重奔跑,别人五圈他十圈;日常“三个一百”扩充到“三个五百”,俯卧撑支地到爬不起来;在荆棘遍地的山地里爬战术,身体被划得血肉模糊……几个月后的军事体能测试中,他依旧“名落孙山”,成绩没有起色。

秦学志至今都不会忘记那些辗转难入眠的夜晚。幽暗的月光照耀在宿舍楼前,一个人坐在石阶上,偶然传来的几声犬吠,触动了他思乡的情结。丝毫不见起色的体能,远离故土的那种陌生、无力感,他开始怀疑这些是否值得,他将拳头攥得死死,狠狠锤击在墙壁上……唯有疼痛,才最清醒。他告诉自己,他来自赤诚的辽源,祖辈们是与日寇斗争过来的,他的血液里流淌着不服输。

精神是“药引”,配以四年的苦功,自然“药到病除”。四年的时光里,凭借水滴石穿的信念,他进步神速。2004年毕业考核中,秦学志以综合素养排名第一的成绩脱颖而出,并作为优秀学员代表留校,完成了从“病大虫”到猛虎的华丽转身。

对战“狙击手之王”,这个“莽夫”凭什么敢接下挑战书?

单臂支撑、悬肘射击。

对决还在继续,一分的微弱优势,秦学志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屏住呼吸,生怕错过一丝战机。倏地一阵“妖风”刮过,训练场上顿时烟尘滚滚、黄沙漫天。来不及护眼,秦学志强行将眼睛挤成一条缝,寻到了可见度极低的目标,颇有“从万将之中取敌首级之势”。尔后迅速跪姿狙枪,短暂的精确瞄准后,扣动了扳机,正中靶心。风沙过后,他才感觉到眼睛里进了不少沙,揉红了眼仍不见好转,直到挤出些许眼泪。

最后一个人形靶了,秦学志已然“杀红了眼”,虽然比分领先不少,却没有拱手相让的意思。四百米外的一个土丘上,立起了最后一个目标。其角度之高,常规姿势根本狙不到。不远处的哥方狙击手反应迅速,“砰”的一声一发弹已然出去,可惜只射中了空气。秦学志迅速转为跪姿狙枪的姿势,而后将枪口抬高进行仰角射击,只见最后一枚子弹宛如奔腾的烈马般飞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了美丽的弧度……在一阵雷鸣般的掌声下,秦学志取得了狙击对决的胜利。

对战“狙击手之王”,这个“莽夫”凭什么敢接下挑战书?

中哥狙击交流结束后,选手们合影留念。

对决后,当问及致胜秘诀,“瞄准了就射击,认定了就死‘瞌’到底。”秦学志如是答道。正如猛虎,只要断定了进攻的目标,就能一招制敌,牵一发而动全身。不觉间,太阳悄悄“冒”出了脑袋,一抹阳光洒在秦学志坚决、俊朗的面孔,有种说不出的帅气,风在耳旁呼啸,好像 听见了虎啸声。

复制转发: 对战“狙击手之王”,这个“莽夫”凭什么敢接下挑战书?

评论 0